院子外的车

从龚主任那里得到了关于西榆的消息之后,阮沛臣回去的一路心情都很沉重。

西榆的身体很差,龚主任说她原本是该好好留在医院里休养的。

但是西榆只在医院住了几天便离开了,而且最近上门去给西榆复诊的医生,也都被赶了出来。

“阮先生,你要清楚,本来流产这种事情对于女性的身体伤害就很大。西榆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个时候正是该好好休养的时候,但是她现在完全拒绝任何治疗,也不按照医嘱好好休养,这样下去……肯定会落下病根。”

“西榆这个孩子,心思比较重。你如果真的想弥补她,那我劝你一定要三思后行,仔细想好各种可能,千万不要鲁莽地去接近她,她承受不了更多的刺激了。”

龚主任的话在阮沛臣的心头反反复复,小刘看阮沛臣脸色很差,也不敢出声问阮沛臣想去哪里,所以干脆开车环城绕着,最后他堵了一把,把车悄悄开到了聂家家门口。

这里他也来过两次,都是送周管家来的。

但是那两次,周管家都只能站在聂家门外,根本不能进门去。

车子停下来之后,小刘也没出声。

等阮沛臣睁开眼睛时,已经傍晚了。

他看着窗外,觉得十分陌生,眼前的别墅院子里显得有些荒芜,这个季节,花园里应该有不少花开着才对的。

“这是哪里?”

小刘听到阮沛臣沙哑的声音,立刻小心地回答道:“阮总,这里是聂家,您要不要去见一见夫人?”

阮沛臣的眼睛陡然睁大,目光锐利地盯着小刘,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识到这种目光,小刘吓得脸色都白了。

小刘心中暗骂自己多管闲事,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百粉的心!

可是嘴上,小刘却结巴着说道:“阮总,是我昏了头了,开着开着就开到了这里,我们现在回去吗?”

阮沛臣没说话,目光轻转,重新落在了聂家的院子里。

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一楼和二楼的窗口陆续亮起了灯,突然门被打开。

李阿姨从里面走了出来,似乎是出来扔垃圾的,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什么,然后一个穿着休闲衫,戴着眼镜的男人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手上也拿着两个垃圾袋。

李阿姨回头见到他,立刻笑了起来,急忙从他手里接过了垃圾袋去扔掉。

阮沛臣的呼吸变重了两份,眼眸微微眯起。

“聂修尔……”

聂修尔和李阿姨扔完了垃圾准备回去,李阿姨转了下头,脚步却突然停住了。

聂修尔见到,发现李阿姨正盯着他们院子外面的一辆黑色轿车看,便问道:“怎么了?那车有什么问题吗?”

李阿姨回神,急忙摇头说道:“没什么,这些人老乱停车罢了,修尔少爷我们快进屋子去吧。”

聂修尔多看了一眼那辆黑色的车子,冷笑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和李阿姨一起回了别墅。

吃过晚饭之后,聂修尔上楼换了件衣服,下来之后见李阿姨站在门边神色不安地张望着,而院子外那辆黑色的车子还停着。

最新小说: 月球最后一个男人 别人御剑我御铁锹飞行 我可以设置系统 全球凶兽:从守宫进化成神话 精灵之氪金训练家 开局把宗门老祖挖出来了 洪荒:我把诸天玩坏了 天才萌宝神秘爹地极致宠 我的作品能成神 浮岛求生:我的贤者之书通晓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