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弥补她

从医院出来,司机小刘跟在阮沛臣身后。

小刘瞥见阮沛臣的外头已经出了不少汗,便立刻走上了前低声说道:“先生,要不要我扶着你,或者把拐杖拿过来?”

阮沛臣现在虽然可以下地走路了,但是不能走太久,要不然身体吃不消,而且双腿会很疼很疼。

然而阮沛臣冲着小刘摆了摆手,脸色苍白地抬手撑着墙,一点一点艰难地往前走着。

他需要尽快地好起来,之前几个月浪费的时间已经太多了。

不过阮沛臣并没有走太远,因为很快便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过来,那为首的人远远望见了阮沛臣,立刻便小跑到了阮沛臣面前。

“阮总。”

阮沛臣看了一眼来人,然后寻了附近的长椅坐了下来,说道:“院长,我想问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小跑着过来和阮沛臣打招呼的人,正是现在医院的院长。

那院长回头喊了一声“龚主任”,便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医生跟了上来,走到了阮沛臣面前。

“阮总,这位就是我们妇产科的龚主任,之前阮夫人住院都是龚主任亲自负责的。”

龚主任走上前去,看着阮沛臣的目光有点冷,阮沛臣也察觉到了,但是他没有生气,而是对着院长说道:“院长你先去忙吧,我和龚主任谈就行。”

院长是个人精,听到这话立刻便走了,给阮沛臣腾出空间。

阮沛臣沉默了片刻,问道:“龚主任似乎对我很不满,可以坐下聊聊为什么吗?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是因为我妻子吗?”

龚主任没有坐下,双手插在口袋里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你的妻子,阮总可真是说笑了。我还没见过哪个老公能逼自己的妻子用那样的方式流产的。”

阮沛臣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寒意,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成拳头,他闭上眼压了压心头的怒意,说道:“龚主任,这些不是你管的范畴。”

龚主任年纪大了,也完全不怕阮沛臣,反正她快退休了,就算被辞退也无所谓。

西榆是聂家的孩子,那孩子小时候龚主任也见过好几次,当然龚主任和东桑会更加熟一些,毕竟来往多一些,所以一开始龚主任知道西榆嫁给了自己的姐夫,还有些生气来着。

但是后来知道了东桑突然消失的一些内幕,龚主任心里倒是心疼西榆多一些了。

“西榆也喊我一声阿姨,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了,作为长辈,我没权利关心她吗?”

“阮总,你有权有势有钱,如果你对聂家换了个女儿嫁给你有意见,你完全可以退婚,既然你接受了西榆这个妻子,你……”

阮沛臣抬头,直接打断了龚主任的话,冷冷道:“龚主任,这些是我和西榆私人的事情,外人无权过问。我今天来这里找你,是想知道我妻子流产的具体情况和她的回复情况,她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龚主任有些疑惑阮沛臣的好心,说道:“你这么想知道不如去问西榆。”

龚主任说完,冷着脸便要走,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阮沛臣的有些凄然的声音。

“我发现我错了,想要弥补她。龚主任,错误已经产生了,只追究错误本身是没意义的,无非徒增伤害。我们该做的,难道不是尽力弥补,让伤害降到最低吗?”

“你可以帮我吗?也是帮西榆。”

最新小说: 战虞 重生成熊:开局签到雷霆咆哮 全职猎人是怎么炼成的 我能去到三千年以后 妖女放过我 都市之影视科技来袭 唤神时代 君莫悲之天授神识 我在异世摸尸体 我突破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