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报私仇

床头灯光微黄,暖暖的色调之下,阮沛臣凌厉的眉眼都显得十分柔和。

西榆慢慢咬紧了牙关,然后起身重新拉起了被子,说道:“不用麻烦了,明天让李阿姨给我揉就好了,这药油味道重,一会儿你手上肯定要沾到。”

阮沛臣已经在掌心涂好了药油,听着西榆推脱的话,狭长的眸子滑过一道微光,转身重新掀开了被子。

西榆急忙去压住自己的衣服,但是本来就趴着,力气也没阮沛臣大,没几下就被阮沛臣给制住了。

阮沛臣抓着西榆的手腕,西榆难受地挣扎着,在阮沛臣看来,就和一条不甘心的毛毛虫早蠕动一样。

“行了,省点力气吧,过一会儿有你难受的。”

阮沛臣说完,放开了西榆的手腕,低头看向了西榆受伤的地方。

牛奶色的肌肤上面红肿淤青,看着怪吓人地,一大片。

阮沛臣皱了皱眉,真不知道西榆是怎么做到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这些伤看着都疼。

阮沛臣沉默地在西榆的腰上涂了药油,那药油有一点冷,突然落到西榆的身上,西榆便打了个激灵。

等阮沛臣将手覆盖在西榆的腰上,一点一点将药油推开,西榆忍不住双手攥紧了枕头,将脸深深埋在了枕头里面。

阮沛臣动作温和,并没有多疼,但是阮沛臣炽热的掌心贴着西榆的肌肤游走,让西榆的脸整个烧了起来。

幸好发丝凌乱,完完全全挡住了西榆的脸。

西榆觉得身体都变烫了,她觉得现在阮沛臣就是她的过敏原,只要接触亲密一些,她整个人都不自在。

西榆犹豫了片刻,还是觉得自己要不拦住阮沛臣吧?

没想到阮沛臣受伤力气忽然加重,西榆疼得闷哼了一声,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阮沛臣,你轻一点……”

西榆这下根本顾不上脸烫不烫了,整个人疼得三魂六魄都飞走了。

她想要翻身推开阮沛臣,却不想阮沛臣压着,揉药油的力气一次比一次大,西榆疼得整个人都在打颤。

“阮沛臣,你公报私仇,你放开我……”

西榆受不了,带着哭腔求阮沛臣。

可是阮沛臣一脸认真严肃,十分平静地说道:“你以前没揉过药油吗?力气大了你的淤血才能散开,忍着吧!”

西榆愤愤地捶了下站头,她明明听见阮沛臣刚才轻轻笑了一声,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冯云雅从二楼下来倒水。

楼下的灯已经全部都熄了,但是时间还早,她知道阮沛臣和西榆还没有入睡。

站在楼梯边上,冯云雅在黑暗里盯着阮沛臣卧室的房门许久,然后咬着唇慢慢走了过去。

冯云雅静悄悄地站在门外,将耳朵贴到门上听动静。

她今天推了聂西榆一把,后来家里就来了医生,但是阮沛臣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责怪她。

冯云雅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但仍然觉得西榆和阮沛臣闹掰了,所以阮沛臣才没计较她推聂西榆的事情。

心里还记挂着房间被换掉的事情,冯云雅冷笑了一下,抬手想要敲门进去。

最新小说: 唤神时代 君莫悲之天授神识 我在异世摸尸体 重生成熊:开局签到雷霆咆哮 妖女放过我 都市之影视科技来袭 全职猎人是怎么炼成的 战虞 我突破的太快了 我能去到三千年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