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都冷却了呢

西榆上楼去换了一件衣服,经过李阿姨门口的时候,西榆站在外面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敲门。

李阿姨可能也需要自己缓一会儿,西榆觉得要送走李阿姨的事情,她还是晚一点说,现在说的话,肯定刺激到李阿姨,也会让李阿姨特别伤心。

西榆下楼吃早饭,冯云雅和阮沛臣已经坐在了餐桌边上。

西榆刚才出来的时候,不是忘记了关门,而是有意地让那扇门开着,她的那些话,是说给冯云雅听地,也是说给阮沛臣听的。

唐歌几次三番躲在背地里挑拨离间这件事,阮沛臣一直知道,但是放纵不管。

冯云雅留下如果是既定的事实,那么她就也先把丑话说清楚了,冯云雅要清楚,阮沛臣也该清楚她现在地忍耐底线在哪里。

冯云雅听到西榆下楼地脚步声,愤愤地咬着红唇,想要嘲讽西榆两句。

可是此刻她的右脸还火辣辣地疼着,到底没敢再和西榆吵。

冯云雅给阮沛臣的面包片抹着果酱,阮沛臣正在看财经新闻,他抬头眸色冷淡地瞥了一眼西榆,什么都没说。

西榆在原地站了两秒,笑了一声,然后放弃了吃早饭的念头,直接走向了门口。

“你去哪里?”

西榆开门,阮沛臣终于开口喊住了她。

西榆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深秋寒气让她抖了一下,她笑了笑,回头平静地说道:“去孤儿院上班,毕竟现在孤儿院的运转得靠我一个人来了。”

阮沛臣挑了挑眉,放下报纸,无视了冯云雅递过来地面包片,说道:“今天要去大宅吃饭。”

西榆眨了眨眼,她倒是忘记了这件事。

不过,她瞥了一眼大献殷勤的冯云雅笑道:“不如让冯小姐陪你去吧,她比我细心周到许多,而且这次去也是演练,以后说不准,她是要常去那里地。”

西榆这话暗示地意思太明显,明显到让阮沛臣觉得西榆在刻意揶揄,面色便阴沉了下来。

“阮太太,说话注意分寸。中午回去吃饭,我会让司机去孤儿院接你。”

西榆看着自己的高跟鞋鞋尖,说道:“我自己开车去好了,不用这么麻烦来接我。”

阮沛臣的手微微攥紧,周身的气压瞬间降低:“我不喜欢重复我的话,我也不喜欢我的太太违背我的意思,这会让我很不高兴。”

西榆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对上阮沛臣幽冷的视线,心里默默替他补上了一句话。

“如果我不高兴的话,那么聂修尔就要倒霉了。”

西榆抬头,微笑:“我知道了,我会在孤儿院等你来接我的。”

西榆说完,转身关上门就出去了。

她抬眼望着院子外路边的那几棵梧桐树,突然觉得自己最近对阮沛臣的忍耐有逐渐消耗干净的趋势……

就仿佛秋天到了,一切都冷了下来,包括哪些爱恨无奈也都冷却了不少。

冷风吹来,西榆提起丝巾遮住鼻子,上了车。

餐厅,阮沛臣听到车子离开的声音,脸色瞬间冷到了极点。

冯云雅惴惴不安地劝道:“沛臣,别生气了,为了一个讨厌的女人生气多没意思啊,你这么在意她,可是她一点都不领情……”

“你闭嘴!”

阮沛臣恼火地骂了一句,推着轮椅回了卧室。

他在意聂西榆,那他坏的不是腿,是脑子!

最新小说: 唤神时代 君莫悲之天授神识 我在异世摸尸体 重生成熊:开局签到雷霆咆哮 妖女放过我 都市之影视科技来袭 全职猎人是怎么炼成的 战虞 我突破的太快了 我能去到三千年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