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

西榆从医院里走出来,还有点懵圈。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惊喜有惊讶,她原以为聂修尔还要在监狱里待上许久,却不想阮沛臣今天一早就告诉她……聂修尔可以出来了。

如果聂修尔现在就出来的话,那扬心集团的危机是不是能有解决的办法呢?

虽然西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觉得扬心集团易主这件事是板上钉钉,没有任何更改的可能了。

西榆想了想,觉得崔和颐很可能亲自找到了阮爷爷,兴许是阮爷爷那边开了口,所以阮沛臣才放手的。

可若是这样,阮沛臣的心里一定是不好受。

毕竟他的腿……

西榆咳嗽了两声,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打车去了杰希娅家附近,取了自己的车子之后去找聂修尔。

西榆是让律师去见的聂修尔,告诉聂修尔这几天就可以出来的消息,她自己不想见聂修尔。

律师见完聂修尔出来,转告西榆,聂修尔似乎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说是三天后就会出来。

西榆皱了皱眉,没想到聂修尔的消息比她更加灵通,难道是阮爷爷那边来通知的?

“我知道了,三天就麻烦您来处理一下相关的手续。”

和律师分道扬镳,西榆先回家洗澡换了衣服,确认自己身上的酒气都洗干净了,这才开车去了阮家大宅。

大宅还是那个大宅,深沉古朴,低调奢华。

但是西榆站在大宅门前,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很久都没有来这边了,自从阮沛臣出事之后,她根本见不到阮爷爷。

起初在医院还能见到阮沛栀,可是后来阮沛栀也不怎么和她说话了。

阮沛栀心底,应当也是怨恨她害了阮沛臣的。

西榆走到门前摁铃,佣人过来见到是西榆,犹豫着没敢开门,而是去请示陈管家了。

西榆心里早有准备,便站在门外忐忑等着。

今天无论如何,她也是要见一见阮爷爷的。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陈管家姗姗来迟。

此时西榆已经晒了很久的太阳,人很热,也有些晕,幸好已经入秋,倒是没有中暑。

陈管家站在门内看着西榆,叹了口气道:“少夫人,你何必呢?你知道老爷不想见你的。”

西榆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嗓子干涩道:“我知道爷爷因为车祸的事情不想见我,但是沛臣今天和我说,车祸的事情他答应私下和解,修尔这几天就会被放出来,我想这件事一定是爷爷开口了,所以……爷爷现在兴许愿意见我一面?”

陈管家眉头紧锁思考了片刻,然后让人开了门放行。

西榆松了一口气,缓缓走进了大宅。

经过花园,阮沛栀正在画画,见到西榆惊讶了一下,然后便小跑了过来,激动的拉住了西榆。

“西榆,爷爷放你进来了?”

西榆点头,说道:“你哥哥决定和解,修尔过几天也会放出来,所以我想爷爷应该气消了一些。”

阮沛栀听到聂修尔要被放出来,眉头微蹙,神情也忽然冷了下来,并且放开了西榆。

西榆心里有些难过,但也能理解。

毕竟聂修尔伤害的是阮沛栀唯一的哥哥,阮沛栀没办法接受也是肯定的。

“沛栀,关于你哥哥这件事,我先代修尔道个歉,等他出来之后,我一定让他给你哥哥道歉认错……”

最新小说: 战虞 重生成熊:开局签到雷霆咆哮 全职猎人是怎么炼成的 我能去到三千年以后 妖女放过我 都市之影视科技来袭 唤神时代 君莫悲之天授神识 我在异世摸尸体 我突破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