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父异母的兄弟

聂尚冬慢慢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崔和颐,结结巴巴说道:“阮老爷子七年前就动过让修尔认祖归宗的心思吗?所以才让我带着几个孩子去?”

崔和颐:“应该是这样。后来阮沛臣和东桑恋爱,按照我们扬心当时的情况,其实东桑算是高攀了阮沛臣的,但是阮老爷子一点都没有阻拦,甚至还有意撮合,你当是为什么?”

“我觉得阮老爷子是想让阮家和聂家关系亲密一些,到时候就算要认回修尔,阮沛臣看在东桑的面子上,反应应该不会太激烈,所以后来西榆替嫁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聂尚冬喝了口水压惊,担忧地说道:“可是,修尔毕竟是私生子,而且当年阮沛臣阮沛栀兄妹因为修尔他妈妈家破人亡,阮沛臣怎么会允许修尔回到阮家呢?”

“现在西榆和阮沛臣的关系僵化成这样,万一被阮沛臣知道了修尔的身份和存在……”

崔和颐自然知道聂尚冬担心什么,若是此时修尔的身份直接曝光,那阮沛臣必然恨死了聂家。

“所以尚冬,修尔的身份我们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阮沛臣知道。但是……我们要私下找阮老爷子,让他看在修尔的份上帮我们一把。”

“其实,做好的办法是让修尔去找阮老爷子,可是……我觉得还是不要让修尔知道他的身世为好。我怕修尔承受不住那样的身世。”

崔和颐养了聂修尔这么些年,是真心疼这个养子的。

聂尚冬也明白崔和颐的心思,沉思片刻后说道:“我们抽个时间私下去见一见阮老爷子,你明天劝一劝西榆,让她先别犯傻和阮沛臣离婚。”

“也只能这样了,我再去看一看西榆,我有点担心她。”

崔和颐说着,便起身准备上楼,却突然看到楼梯拐角似乎有衣角滑过,她不由愣住。

这个时间在楼上的会出来的,只有……聂修尔。

*

聂修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回房间的。

他原本是要去西榆的房间照顾西榆,但是他突然想起温度计还留在客厅,便下楼去拿温度计。

但是还没走到楼下,便忽然听到聂尚冬和崔和颐在谈论西榆的事情。

听到西榆要离婚的时候,他惊喜地差点笑出了声。

可是当他继续听下去,却陷入了迷茫和疑惑之中,为什么阮家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帮助聂家?

再然后,他听到了他这二十四年人生里最可笑的一件事。

他聂修尔在被聂家收养之前,是阮家的私生子……

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是聂尚冬和崔和颐不是会乱说话的人,他们越来越多地谈到他和阮家的关系,甚至牵扯上了西榆东桑,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些。

崔和颐要上楼,他犹豫了片刻,最终没有冲下去质问聂尚冬和崔和颐这是怎么一回事,而是做贼一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私生子……”

聂修尔最在地上捂住脸苦笑了两下,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和阮沛臣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可是,他来到聂家之前的事情,他一点都不记得了!

最新小说: 洪荒:我把诸天玩坏了 浮岛求生:我的贤者之书通晓万物 别人御剑我御铁锹飞行 精灵之氪金训练家 月球最后一个男人 全球凶兽:从守宫进化成神话 我可以设置系统 我的作品能成神 开局把宗门老祖挖出来了 天才萌宝神秘爹地极致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