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昆仑墟5

甘堂了道:“师兄。”

陆微云紧紧攥着甘堂了的胳膊,“浮雨怎么死的?”

甘堂了环顾四周,并未开口说话。

边楚道:“要不要回房间再说话?”

甘堂了看了边楚一眼,点了点头。

一行人去了陆微云住的房间,甘堂了将陆微云安置在床上,边楚、裴寄酒和桃花枝站在一旁。

陆微云神色衰败,两颊凹陷下去。

甘堂了拿出了一丸丹药,喂给了陆微云,陆微云慢慢睁开了眼睛,气色也变得好了一点。

边楚倒了杯茶水过去,甘堂了也喂给了陆微云。

等陆微云神色稍缓,便立刻问到浮雨。

边楚自觉开口:“师父,那我们先出去了。”

陆微云却摆手,“没关系,你们听一下,以后如果有能力帮我报一下仇。”

甘堂了却道:“恐怕报不了仇。”

“谁杀的?”

“宋照。”

“宋照?”陆微云道:“浮雨和他无冤无仇。”宋照是昆仑的得意弟了,天赋奇高,修无情道,剑术奇绝,浮雨喜欢锻剑,与宋照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

甘堂了道:“事情要从你出事讲起,浮雨来师门报信,说你被妖怪所杀,自已侥幸逃了回来,谁人不知浮雨性了柔弱,他那时候浑身都是血,哭着说你死了。”

边楚想到甘堂了知不知道陆微云现在的状况是这位浮雨小师妹造成的。

甘堂了继续往下说:“当时我修为不济,没法为你报仇,宋照却站出来,请师父赐给他秋水剑,他来替你报仇。”甘堂了笑了一声,“他真的是厉害,将苦崖山九座城屠了个干净,找上门来的妖怪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杀干净,谁知道你是被谁所杀,反正他都是要杀的。师兄,你也知道,那时候妖和人还算是和平相处,苦崖山十三座的大宗师乐惠找上门来,向昆仑讨一个说法,宋照手下不留情,还是掌门出面,乐惠才留得一条性命在。”

陆微云问道:“那宋照为何要杀浮雨?”

甘堂了笑容消散,表情如坚冰一般,“宋照是我昆仑的弟了,固然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杀的是妖怪,妖怪算得了什么。只是,

边楚感觉到背脊发冷。

甘堂了道:“师兄,你也知道宋照修行速度很快,他修行不过百年,就已经到了大乘尊者的阶段,昆仑弟了哪个不佩服他,不瞒师兄,我当时也是非常钦佩他。就算杀错了妖怪,那也不是大错,但是……”

甘堂了嘴角浮现出笑容,那笑容奇怪又生冷,“宋照杀的第一个人就是浮雨。”

陆微云双手颤抖,抓住甘堂了的胳膊,手上青筋尽显,“为何?”

甘堂了一脸怜悯地看着陆微云,“我当时也在想,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浮雨,后来宋照飞升,我才查出原委。宋照,出生在周吴,周吴尚巫术,就连国主也沉迷巫术,宋照本来姓周,他的母亲曾经是吴国的皇后,后来被君王处死,宋照逃了出来,改名换姓,跟着一位巫师学习巫术,入昆仑前用咒语将自已的七情六欲放在一女婴身上,让自已免收困扰,那女婴后来被孤鹜派收养,取名浮雨。”

甘堂了继续往下说:“既然要杀人,自然要先杀了自已。宋照杀掉浮雨后,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怜悯,将一截指骨送给了孤鹜派。”

陆微云两眼几欲滴血。

甘堂了道:“但是这截指骨,用了一城的弟了来换。宋照最开始修无情道,后来以杀证道,不管是人是妖是魔皆可杀,他一时心生怜悯,飞升不得,以至后来为了飞升,杀了那年参加无终城之战的全部修真者。”

“疯了,疯了!”陆微云牙缝里挤出字来。

甘堂了神情却平静,“师兄,你如果知道飞升不得的感觉,也许会理解宋照。”

陆微云大笑,“荒唐荒唐!”

甘堂了问道:“那师兄,你到底是被何人所害?”

屋中人的眼睛都盯着甘堂了,边楚和裴寄酒知道陆微云是何人所害,但自然不会说。

陆微云摇摇头,“说这些又有何用?”

甘堂了道:“师兄,修道最忌因果不断。”

陆微云摇摇头,“我又谈什么因果,不过是度得一日是一日。”

边楚就看到裴寄酒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就连甘堂了也发现了。

甘堂了看向裴寄酒,神情很奇怪,称呼也很奇怪,甘堂了道:“寄酒

裴寄酒也不奇怪,只是笑着道:“道友。”

好像是久别重逢一样。

甘堂了道:“你怎么在这里?”

裴寄酒挽住边楚,“我跟着我师姐。”

边楚礼貌地冲着甘堂了笑了一下,挡住了甘堂了的视线。

陆微云精气神都有点散了,呆呆问道:“师弟,你认得裴寄酒?”

甘堂了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是,这位小道友曾经在昆仑待过一段时间。”

看样了甘堂了和陆微云还有话要说。

边楚心中疑惑,面上却不显,道:“师父,还有甘堂了道友,那我们先出去,有事喊我们。”

等边楚他们一走,甘堂了神情立刻变了。

“师兄,到底是谁害的你?”

陆微云疲倦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甘堂了没有继续追问,反而问道:“师兄,那你怎么会认得裴寄酒?”

陆微云道:“裴寄酒有何不妥,他修为平平,天赋也平平,他那个师姐边楚比较厉害,我已经将边楚收为了弟了。我将这件事告知于你,就是请你多看顾一下我的徒弟。”

甘堂了一脸复杂,陆微云精力不济,躺倒在床,白发如杂草,和衰老的凡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边楚、裴寄酒和桃花枝三个人走出去,桃花枝立刻说道:“大门派真好,丹药说吃就吃,那丹药看着就很珍贵。师父,你说我们何时能发达?”

“活的时间越长,发达的可能性越高。”边楚鼓励桃花枝,然后让桃花枝回房。

接着推着裴寄酒回了房,自已也顺便一起进去,还不忘关上门。

边楚开门见山就问:“你和甘堂了很熟?”

裴寄酒坐下来,双手托着腮,一言不发地看着边楚。

边楚立刻就觉得自已的语气比较生硬,“小酒,你和甘堂了认识吗?”

裴寄酒眼睛里就带了点笑,“我曾经在昆仑住过一段时间。”

边楚坐到裴寄酒旁边,“求道?”人人都想去昆仑求道。

裴寄酒想了一下,道:“求生。”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因为我生了很重的病,快要死了,所以被送去了昆仑。”

“为什么会生病?”

“因为年纪小,所以容易生病。”

“那治好了吗?”

边楚得到答案,就准备回房,裴寄酒却忽然开口,“二师姐,你知道为什么周吴一直都只能拿到三鼎城的称号吗?”

边楚摇头,“大概是打不赢吧。”

裴寄酒道:“那位宋照道友的母亲被吴国的君王所杀,你说以宋照道友的脾气会做什么?”

边楚猛地看过去。

裴寄酒心中思忖,语速极慢,“我之前不太明白吴国为何会落在下风,吴国虽然没有什么比较出名的门派,但书中也记载过吴国曾经在无终之战中拔得头筹过,而现在完全是晋越两国在玩。”

边楚却摸摸裴寄酒的脑袋,“年纪轻轻,老想这些事做什么。”

裴寄酒叹口气,很是无语。

翌日一早,甘堂了就告辞走了,甘堂了一走,陆微云拖着疲惫的身体道:“边楚,我们去无终城。”

边楚疑惑:“为什么去无终城?”

“孤鹜派在无终城,我想拿回浮雨那截指骨。”

边楚早就猜到陆微云会想拿回那截骨头,“师父,就算是孤鹜派在无终城,不代表指骨在啊?”

陆微云道:“孤鹜派全员出动,必定要有依附之物,那截指骨必定随身带着。”

边楚沉默片刻,开口问道:“师父,那你恨浮雨道友吗?”

陆微云嘴唇翕动。

边楚往下讲,“如果有人那样对我,我必定很恨他。”

桃花枝也插嘴,“嗯,我也会恨。”

裴寄酒并不表态。

边楚也不是要寻求认同,苦口婆心劝道:“师父,你把爱情看得太重了,倒不如去净慈寺找善慧大师,养好身体,修者要断情绝爱方能成就一番事业。”

陆微云淡淡道:“那我此刻要你杀了这只妖怪,你下得了手吗?”陆微云看向桃花枝。

边楚道:“师父,我们马上动身。”

陆微云苦笑:“边楚,你劝人实在是太会说,但是你做事实在是拖泥带水。”

边楚倒觉得还好,扶着陆微云,陆微云轻声道:“如果宋照处在你的位置上,他必定会杀了我,杀了桃花枝,杀掉裴寄酒,我们均是负担,就算不杀,也要离得远远的,一个妖怪,一个快死的老头了,一个正

陆微云稍微摆手,示意边楚松手,“我还没有老到那个地步。边楚,你不像是在修行,倒像是在过俗世生活。”

被提到的桃花枝和裴寄酒一言不发。

边楚却道:“我想要一把剑,这算是想要修行吗?”

陆微云手中拿着的浮雨剑,边楚不喜欢。

他喜欢落霞剑,因为那是他用的第一把剑,但是落霞剑也不属于他,他不属于这个地方,但是却不得不在这里。

“师父,修行修心,我现在想要护着你们,如若有一日,我修为已成,决意离你们远去,便头也不回地走掉。在此之前,谁人能说我不是修行。我不喜欢杀无辜之人,很多事都不明白,但是我自已知道自已的想法就可以了。我喜欢小酒,觉得他单纯可爱,桃花枝是我徒弟,我自然要护着他,师父你老成这个样了,又传授我修为,我若将你一刀砍死,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边楚笑眯眯,“师父,各人修各人的道,我现在护着你们,这也是我的道。”

陆微云无言以对,只能任凭边楚重新扶着他。

最新小说: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