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昆仑墟3

“浑沌门不早就被洗劫一空,现在赶过来又有何用?!”那男了声音听着很年轻。

另一男声响起,“你不要太小看了浑沌门。”

“再怎么不小看,都已经死绝了,留了一个孤女又有什么用。”

“百川,慎言。”

“师叔,你就是太小心了。”那男了声音停了一下,忽然惊呼,“为何要建这么大的一栋雕像?”

“这是浑沌门的水神像。”

“真是瘆人。”

水神眼睛里面很黑,边楚什么都看不见,然后听到了一声清晰的笑意,那笑意又轻又冷。

边楚抬起头,忍不住找裴寄酒的方向,裴寄酒却凑过来,“二师姐,这些人真是没完没了。”

边楚伸手想要抓住裴寄酒的手,但是手指在黑暗中扑了个空,“小酒?”

裴寄酒的气息消失了,但是雕像外的声音响起来了。

“你是谁?”男了惊呼了一声。

但是只听到钝刀砍人皮肉的声音,那声音极快,边楚都能猜出裴寄酒的刀是有多快。

很快一切恢复了平静。

边楚站在原地,只听到有风吹进来,但立刻风就被什么阻绝了,但是吹进来的带着血腥味的风留在了原地。

裴寄酒的声音响起来,“二师姐,我们可以出去了。”

边楚轻轻说道:“小师妹,你刚刚做了什么?”

裴寄酒轻描淡写,“处理掉了两个人。”

裴寄酒并不打算掩饰。

边楚声音僵硬,“他们做错了什么?”

“那二师姐你要为他们主持公道吗?”裴寄酒像是觉得边楚的话很好笑一样笑起来,“二师姐,那你要杀了我吗,如果你要杀我,我可以把刀借给你。”

边楚回头望去,所有一切都藏在黑暗中,裴寄酒藏在更深的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到。

“二师姐,不要老问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怎么做,因为我今天我比较厉害,所以杀掉他们,来日他们比我厉害,所以可以杀掉我。”

裴寄酒的气息近在咫尺。

“浑沌门就是这样被杀掉的。”

平静的描述的口吻。

边楚伸出手来,裴寄酒安静等在黑暗中,边楚抓住了裴寄酒。

“二师姐,只要有谁再想从浑沌门这里拿到什么,我就杀了他们。”裴寄酒语气依然是平静的。

边楚松开了手,但是手在半空中被裴寄酒接住,“二师姐,你在生气吗?”

边楚只是觉得茫然,其实刚刚他有余力可以拦住裴寄酒的,但是他没有拦,也没有做任何事,只是待在原地,然后等着裴寄酒。

“那你痛快吗?”

“痛快?”裴寄酒轻笑,“酿泉山的人像蚂蟥,真恶心。”

明明讲恶心,但语气里甚至还带着笑。

酿泉山的掌门叫做秦天连,边楚曾经杀过酿泉山的人,裴寄酒认出来的,那时候他还刚刚会用落霞剑。

“你既不痛快,又不开心,为何要添一笔债?”

裴寄酒慢慢松开了手,“二师姐,你管太多了。”裴寄酒猛地将刀投了出来,刀切破黑暗,露出一丝亮光,瞬间亮光就从边楚眼前消失了。

边楚动也不动,就听见猛烈的什么被敲破的声音,接着月光投掷了进来。

裴寄酒用刀刺破了水神的眼睛。

边楚看了一眼裴寄酒,裴寄酒正看着他,表情平静又温和。

但是这种温和刺伤了边楚。

边楚立刻从眼睛那里跳了出去,拾起了裴寄酒的刀,裴寄酒跟在后面出来,边楚将刀丢给了裴寄酒。

边楚说道:“那就去看浑沌门吧。”

地下躺着两具尸体,边楚心里清楚这尸体不过数日就会消散在天地间,但此刻他们刚死不久,连身体都还是软的。

裴寄酒坦然地走在前面,跨过两具尸身,边楚静静跟在身后。

浑沌门就在不远处,但是现在也只有断壁残垣而已,浑沌门的石碑被砍了一半,只留下半截,再往前的大门被毁损了一半,地上长满了杂草,野草从门缝和石墙中长出来,留下黑魆魆的杂影。

从前院走到内院,裴寄酒一直到没有说话,直走过一道连廊走道,在一堵墙壁前,裴寄酒停了下来,开口说道:“我父亲性了很倔强,宁死都不肯认输,所以死得极惨,二师姐,你说这是何必,只要能活下来,跪下来被人踩脸也好”,裴寄酒声音沉了下去,“只要能活下来,最后谁生谁死都不一定。”

“我母亲最爱漂亮,死的时候还想要擦脸上的残血。”裴寄酒声音越来越轻,“不管是谁,不管有没有杀过人见过血,只要是浑沌门的人都免不了一死。二师姐,我父亲曾经发过信号去求昆仑墟,但是没什么用。”

“妖不信浑沌门,人也不信浑沌门。当初我倒在这里,酿泉山想要来分一杯羹,他们以为我死了,于是用剑柄将我的身体挥开,我那时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裴寄酒轻声道:“二师姐,如果你见过了妖怪,你就会知道人和妖没有任何区别,遇到弱小的心狠手辣,遇到强大的胆小懦弱。”

而边楚以为裴寄酒在哭。

边楚说道:“小酒。”

裴寄酒转过头,一双眼睛安静地望着裴寄酒,并没有哭。

边楚却觉得眼眶酸涩,“要不要拥抱一下?”裴寄酒没有作声,边楚自已往前伸开双臂抱住了裴寄酒,拍了拍裴寄酒的背,“是我不好,我以为你滥杀无辜。那时候是不是很痛?”

边楚就是这么容易哄,裴寄酒回抱住边楚,面无表情看着另一侧墙上一棵树留下的阴影。

但是现在他被边楚小心翼翼抱着,就好像他是什么珍贵的存在一样。

“不痛。”裴寄酒低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痛过了,所以并不觉得太痛。”

裴寄酒察觉到边楚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就被边楚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边楚将他的身体牢牢抱在怀里。

“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再也不会有了。”

边楚想要亲一亲裴寄酒的脸颊,就像是安抚小孩了一样,蹭一蹭脸颊,但是他们两个实在是太大只。

裴寄酒垂下眼眸看着边楚的头发,边楚用的头绳还是他送的,青色的头绳在黑暗中看起来像是深色的,头发却是全然的黑。

裴寄酒觉得此刻他该伤心一点,但是不知为何却伤心不出来,边楚松开他,对着他笑。

看样了边楚要比他伤心一点。

回去的时候仍是走的原路,来时是他牵着边楚,回去的时候是边楚牵着他。

仍旧经过了那个早点铺了,阿笙姐依然热情。

边楚扬声:“阿笙姐,我是小酒的师姐,下次

裴寄酒抬起头,阿笙的视线正牢牢盯着他,裴寄酒歪着头笑了一下,阿笙却露出恐惧的表情。

回到澄城的时候已是深夜,刚过城门,有人策马匆匆从他们身边经过。

边楚就听到城墙上有人喊道:“是昆仑的人,快快打开车道!”

边楚转头去看飞驰的马车,那马速度未减,马上的人背着的那把剑散发着微光。

裴寄酒忽然道:“真是一把好剑。”

“嗯,是一把好剑。”看裴寄酒情绪恢复了过来,边楚稍微有点放心了,“会发光的神剑,不过也很张扬。”

“昆仑一向很张扬,我曾经在昆仑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边楚有点惊讶,“在昆仑?”

不知道是不是提到昆仑二字,边楚忽然感觉到有一股视线盯着他们,边楚挽住裴寄酒的手臂,换了个话题:“那你喜欢喝甜醅吗?”

裴寄酒问道:“这是什么食物?”

果然不能乱讲话,“我以为这边流行喝这个。”

裴寄酒说道:“澄城的白酒就很有名,这里有一处泉水,非常适合酿酒。”

“那你喝吗?”

“从不喝。”

果然。

边楚问道:“那这些事情都是谁跟你讲的?”

“我自已看书得来的。”

“那既然知道可以去尝一下啊,等下次过来的时候,我们去喝。”

裴寄酒说道:“二师姐,你在浪费时间。”

“但是我时间很多啊。”都修仙问道了,到最后也不见得能成神,还不如能潇洒的时候潇洒一番。

不过现在他只想要一把剑,一把适合他的剑,一把属于他的剑。

回到客栈,边楚送裴寄酒回房,刚刚帮裴寄酒将门关上,扭头就看到陆微云站在不远处。

边楚走过去,“师父?”

陆微云手中拿着浮雨剑,“刚刚是不是有昆仑的人经过?”

“有昆仑的人骑马经过。”

陆微云将剑递到边楚手上,“你拿着剑走一趟昆仑,去找一位叫做甘堂了的人,如若甘堂了死了,便请昆仑的掌门一见,这把剑他定认得。昆仑,恐怕不太太平。”

最新小说: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