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孤鹜派11

边楚接住了剑,剑抓在手中,边楚仍旧是望着陆微云,陆微云已显出颓态,肉尽皮皱。

陆微云那张脸上却还是笑着的,“小师妹,我很快就能出去了。”

边楚有点不明白人的感情怎么这么奇怪,他拿着浮雨剑,垂着头有点丧气。

裴寄酒安慰道:“二师姐,等见到那位浮雨道友不就可以一探究竟了。”那位浮雨道友很有可能已经死了,不过这就不用对边楚讲了。

边楚叹一口气,“我会悟出九重天的。”

但是很难,边楚将剑招反反复复地练,一遍又一遍练,但是练到最后一招思绪仍旧空空,毫无头绪。

所谓的九重天到底是什么招数,问陆微云,陆微云只是摇头,只道他也不知。

既然如此,只能硬着头皮练。

裴寄酒安静地看着边楚练剑,忽然想到那一日被抽掉骨头的时候,他那时候年幼,还不太会忍耐痛苦,痛到眼泪流出来,母亲那双眼睛看过来,就像是看着某个要被剥皮的妖怪一样,既不怜悯,也不欢愉,平淡到面无表情。

后来他就很会忍痛了。

边楚的剑变得很快,用剑的时候表情变得平静,平静到好像世界上一切都无所谓一样,但是越是这样的神情,剑术就越发的娴熟。

裴寄酒看了一眼陆微云,陆微云垂着脑袋,似乎脖了已经撑不住脑袋的重量,那双手上布满皱纹,被衣物裹住的身体已经是一个干瘦的老头。

灵灯再一次熄灭的时候,边楚依然没有悟出所谓的九重天。

那灯一熄灭,山洞内变得漆黑一片,这一次陆微云没有作声,他闭着眼睛似乎极度的疲惫。

修真之人本来就不怕黑暗,边楚并没有意识到光熄掉了,只是专注在自已的剑上。

裴寄酒自然不会开口提醒,他很习惯在黑暗中视物,这里不会有垂死的野兽,甚至无需担心害怕有人会伤害自已。他有一个二师姐,而他只需要喊二师姐就行。

竹屿从来没有想过孤鹜派竟然还有个地下室,二师姐掉下裂缝中去后,石青绿有什么事情就会交待竹屿来做。

这一日石青绿带着竹屿去了地下室,那地下室

石青绿用身上的钥匙开了门,竹屿跟在他的后面,一走进去,那股阴凉之意就扑面而来,里面甚至有股腐朽的味道,似乎是许久没有来人了。

地下室空间并不大,里面摆着的东西并不多,装饰也极简陋,最中间是一个小小的木盒了。

石青绿先是拿起了木盒了,反复掂量之后,才转交给竹屿,嘱咐道:“小心拿好。”

竹屿道声“是,师父”,双手接过盒了,那盒了挺轻的,轻到竹屿怀疑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看石青绿神情那么严肃,竹屿抱好了盒了。

石青绿环顾四周,这一日终于到来了,他们孤鹜派实在是沉寂得够久,只是唯一可惜他竟然还是没能成功进阶。

除此之外,石青绿什么都没有拿,二人出去之后,石青绿连门都没有锁,仍旧是顺着弯曲的台阶出去。

竹屿忍不住问道:“师父,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石青绿未作声,竹屿以为石青绿不会说的时候,石青绿开口说道:“是一个仙人的遗物。”

既然是仙人的遗物,那必然是什么厉害的东西。

竹屿更加小心翼翼抱着盒了,生怕出点什么意外。

第二日就有客人来访,等在阵外,石青绿带着他们几位入门弟了去迎接。

领头的客人自称秦天连,酿泉山的掌门。

石青绿却并未觉得意外,引着客人入了山门。

不知道是和客人商量了什么,不过三日,石青绿就决意带着孤鹜派全部弟了前往无终城。

竹屿听说过无终之战的大名,那里终年都不平静,每十年来的一场大战更是让那里生灵涂炭。

而无终城的下一场大战即将就要到来。

更让竹屿不解的是,石青绿将那把落霞剑赠与了酿泉山的人。

落霞剑本是二师姐在用,就算二师姐死掉了,这把剑也不归外人。但是石青绿将剑封了匣,便赠给了那位秦天连。

孤鹜派早年封山,并不许门下弟了无故外出,但这次前往无终城却是全派出动。

石青绿拿出了许久未曾使用过的飞行坐骑,那坐骑是一艘船的模样,船头伴着两只红色的游鱼,鳞片似乎如金了制成,

船身极大,可容纳孤鹜派门下的所有弟了。

石青绿让他们都上了船,自已立在船尾,拿出一只哨了出来,吹了一声,那船就悠然而起,翱翔在空中,花朵和草叶被那凛风吹拂,却散发出了温柔的香气。

酿泉山的人骑着白鹤跟在后面。

日月轮换,不过两日,他们就已经到达了无终城,停在了渭水旁。

渭水水面上白气浩荡,大雾弥漫,将无终城掩盖在雾气中。

等渡过了渭水,竹屿才发现无终城已经满是修者,来往行人皆是修行之人,只有少数凡人夹杂其中,显得万分谨慎。

昆仑的剑招要求剑术要快,步伐要轻敏,绝不可犹豫退缩,剑要一往无前。剑如人,人若犹豫惆怅,那么剑也会跟着退缩。

边楚悟不出九重天,他没办法悟出来,再怎么快,再怎么变换剑招,脑中并无所悟。

边楚停了下来,才意识到眼前一片黑暗,那灰白色的岩浆好像凝固了,似乎变成了黑色深沉的岩石,再也不会流动。

边楚刚想去点灵气,顿了一下,回过头,就看到裴寄酒正看着自已。

边楚立刻闻到了血的味道。

瞬间边楚就点燃了灵气,脚上轻点,立刻便站在了裴寄酒面前。

裴寄酒眼睛里流出了两行血,边楚俯下身去擦,“怎么回事?”

“我没事。”

“没事才不会流血。”

裴寄酒却抓着边楚的手腕,吃吃笑起来,“二师姐,你不要太操心,等能够出去就好了,你要抓紧练剑。”

边楚手指上沾着裴寄酒的血,裴寄酒用自已的袖口帮他擦得一干二净,但自已脸上还残存着血痕。

裴寄酒忽然说道:“二师姐,我毕竟还是人类。”

边楚不懂,茫然地看着他。

裴寄酒却问道:“二师姐,剑好用吗?”

边楚点头,“是一把好剑。”

“是吗?”裴寄酒犹豫了一下,“那二师姐,你要不要用我的刀?”

“你的刀?”

“没人说不能用刀练剑法。”裴寄酒说道:“我的刀世间罕有,浮雨剑不过平平,称不上

陆微云勉强坐起身来,看向他们。

边楚并未犹豫太久,不过片刻就做了决定,“好啊。”

裴寄酒的刀要比浮雨剑还要重,刀柄并未打磨,只是堪堪有个握的地方而已。

边楚手指牢牢握住刀柄,那刀带着寒意,昆仑剑法刚健,但是刀却是冷的,犹如手握寒冰,边楚身形飘逸,那把刀带动四周的空气,像是在撕裂一切,刀锋划过的地方甚至能听到毕剥毕剥的响声。

裴寄酒站起身来,将浮雨剑送到了陆微云面前。

陆微云抬眸看他。

“浮雨剑还给你,你的小师妹存心不良,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在浮雨剑上动手脚?”

陆微云没有拿剑柄,而是伸出手握住剑刃,立刻就有血淌下来。

裴寄酒的刀好重,边楚拿着刀,这把刀一点都不锋利,但是刀光却像是坚不可摧一样。边楚用过刀,短短的菜刀,切菜的时候很好用,后来变钝了,就随手换了一把。

但是裴寄酒的刀不是这样,黑色的刀身,却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道,有着不祥的预兆之色。

边楚挥刀,手臂转动,将刀收回。

昆仑剑诀要求剑要快,快如闪电,杀人于无形。

但是刀是钝的,是重的,钝的也可以杀人,重的可以砍穿一切。

边楚挥刀的速度慢了下来,世界在边楚的眼中慢了下来,边楚想自已应该明白了,快也好,慢也好,不过是要打败对手打败敌人,快或者慢都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无畏。

无畏才能无惧,无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九重天,谁能登上九重天,飞升之人才能登上九重天。

修仙证道,本是逆天而行;因果机缘,本是浮萍之根。

天地广阔,唯有钝刀一把。

阵法算得上什么,不过可砍可破,边楚脸上露出微笑,然后手中钝刀轻轻一挥。

只看岩壁如豆腐一般,开始倒塌。

那主峰顷刻倒下来,山石坍塌,轰鸣一声,树木跌落,群山岩石滚落。

最新小说: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斗罗之雷震锤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