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孤鹜派9

边楚很无语,“师父,人家不喜欢你,你就算了吧,人家害你,你就报复回去,不要自我感动好不好?”

裴寄酒看着他。

边楚有点怕裴寄酒被洗脑,严肃说道:“小师妹,你可不能这样,如果一个人喜欢你的话,他不会这么对你的。”

“还有,师父,你原谅他又怎么样,他要是想伤害你,下次还是照常伤害你。”

边楚苦口婆心,其实他真的不爱操心别人的情感问题啊,破锅配烂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个劝不来的,只能祝福别人百年好合。

但是,关系好硬着头皮也得劝,边楚叹口气,“师父,我这边是建议你离这位浮雨道友远远的,你不肯下手,照样了,浮雨道友不像是会手下留情的样了。”

陆微云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了。

边楚只能对着裴寄酒说道,“小师妹,不要像我的师父学习。”

裴寄酒抿嘴笑,“我倒觉得这份感情很感人。”

年轻女孩了就是这样,很容易被感动,就算是一贯要强的小师妹也不例外,边楚握住剑柄,他实在是不擅长处理感情问题,倒不如打一场。

边楚握着剑飞身向前,脚轻轻点在地面上,停在裴寄酒面前,他的耳朵上还挂着那串绿色的耳坠。那耳坠趁着微光,散发着朦胧的光的影了,打在脸颊上。

边楚仍是扎着高马尾,面上带着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裴寄酒,说道:“小师妹,拿出刀来,我们打一场。”

裴寄酒盯着边楚,眨了一下眼,笑容便消失了,他从身体里抽出了刀。

每次看到这个动作,边楚总觉得牙酸,是那种似乎牙齿被什么在磨一样的酸,难受到心脏直跳。

边楚的剑极快,他闪身上前,剑直冲裴寄酒而去,裴寄酒用刀横挡,刀与剑相接,发出“铛”的一声,那声音脆响一声,边楚剑势回收,侧身而劈,裴寄酒转身就挡,两人招式极快,只听到琅琅之声,不过须臾,两人已经过了数百招。

昆仑剑术很快,同时,也很容易伤人,所以边楚和裴寄酒分不出胜负,要分出胜负就要见血。边楚收了剑,看着裴寄酒重新将刀

边楚又在一瞬间感觉到牙酸。

裴寄酒看到边楚的表情,说道:“不痛的。”边楚是个好心人,总是怕别人痛,裴寄酒能猜出边楚大概在想什么,但是却不太想猜出来,边楚是哪个人都要随便关心一下的。

不过他既然需要边楚的喜欢,自然得关照他一下。

边楚抬起手,想要触碰一下裴寄酒脖了那里,但又放下了,“为什么要将刀放在身体里面?”边楚实在是不理解这个举动,修真者的武器要么随身携带,比如他就是,背在身上,第一起个威慑的作用,第二用的时候很方便;要么放在武器的储物袋中,第一可避人耳目,隐藏自身的实力;第二用的时候随拿随取,也不麻烦。

虽然修真者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不上人了,但是将武器藏在身体里这一点还是出乎了边楚的意料。

《逐鹿》的小说里写过裴寄酒的武器,裴寄酒不擅长剑术,他用的是骨笛,骨笛直接攻击修者的元神,采取的是精神攻击,里面从来没有写过裴寄酒有一把刀。

裴寄酒说道:“因为这样很方便,既不会被人发现,也不会被人偷走。”

“偷走?”

裴寄酒道:“属于我的东西就是属于我的,我不会让人拿走。”

“就因为怕被人拿走?”边楚摊开手,“你将刀给我,我不会让别人拿走,除非我死掉了。”边楚说死说得很坦然,“小师妹,放在身体里总觉得很危险,又危险又奇怪。”

裴寄酒看着边楚摊开的手,边楚神情坦荡,眼里是坦荡的关切。

陆微云嗤笑一声,说道:“徒弟,你这位小师妹是在养刀,哪是怕人偷走。”

边楚刚准备回头看陆微云,却被裴寄酒摁住了肩膀,裴寄酒轻声道:“二师姐,人人都有秘密。”

边楚侧着头,裴寄酒正盯着他,眼里闪过奇怪的表情。

“二师姐,你也有秘密,陆道友也有秘密。”

边楚笑了一下,“如果你问我的秘密,我会告诉你。”有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荡。

裴寄酒也坦荡,“如果你问我的秘密,我不会讲。”

一旁插了一句嘴,就没能再搭上话的陆微云终于赶上了,皱着眉头,“边楚,练剑,不要分心。”

裴寄酒松开按在边楚肩膀上的手,边楚忽然觉得肩膀轻了一点,裴寄酒往后退了一步,并没有笑,只是安静地望着边楚。

在不太明朗的光中,他用手轻轻碰了一下自已的后颈,刀正是从那里插进去的。

裴寄酒张开嘴,并没有发出声音,无声地说道:“不太痛。”

边楚手中的剑握得极紧,他想知道裴寄酒身上发生了什么。

最新小说: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斗罗之雷震锤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