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孤鹜派7

孤鹜派孤零零地在这深山老林里,除了偶尔有飞虫走兽的叫声,其他时候都是安静的。

桃花枝挺想凑近去看看热闹,但是想到自已的妖怪身份和修为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坐在树上远远地看上几眼。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聊胜于无。

孤鹜派的掌门,应该是掌门,一群人簇拥着他过来。

一堆人汇集在一起,桃花枝只能数着脑袋玩。

有一只鸟忽然落在了那细瘦的枝头上,柿了树枝略微弯了一下,不过立刻又恢复了平静。

鸟的两只小眼睛看了桃花枝一眼。

桃花枝挺想将鸟也抓过来吃一吃,不过刚刚伸出手,那鸟展开翅膀飞走了。

就这样略微走了一下神,孤鹜派的山门前就已经没人了。

桃花枝也没多管,吃了柿了后,仍旧去练剑。

边楚两套剑法练得滚瓜乱熟的时候,灵气灯熄掉了。灯一灭,陆微云就发疯,陆微云面色越发难看,一双阴测测的眼睛盯着边楚。

裴寄酒运转灵气一个周天睁开眼,站起身来,“你发什么疯?”语气很不太客气。

边楚于是喊:“小师妹……”

就被裴寄酒截过话题,“你不要喊小师妹,不然你师父会发疯。”

确实不是裴寄酒多心,边楚喊小师妹的确会让陆微云阴阳怪气。

边楚便道:“寄酒,不要闹。”

裴寄酒安静了一会,但一脸阴阳怪气地看着陆微云。

边楚拿了他的剑,所以并不觉得他恐怖,边楚用了山洞内的一点灵气,用自已的一点血点燃了。

裴寄酒看着边楚点燃灵气的方式,有点奇怪地问,“你拿什么点的?”

灵气的点燃方式有很多种,一般是用竹草灯,竹草灯虽然叫竹草灯,但实际上是一种草的名称。

裴寄酒可没有看到边楚拿出竹草灯。

边楚自然说道:“用血。你们不是吗?”

陆微云和裴寄酒不约而同看向他。

裴寄酒迟疑地问:“用血?谁的血?”

边楚指了一下自已,“我自已的。”

没有人的血能点燃灵气,如果连血都能点燃灵气的话,那用来杀修真者岂不是易如反掌。裴寄酒顿了一

边楚有点疑惑,“难道不是所有修者都能做到?”

陆微云先是惊讶,随后轻笑了一声,“你们两个倒是各有千秋,一个用身体来养刀,一个的血竟然能够点燃灵气。”

边楚反应过来,“你们的不行吗?”他最开始疑惑过这个事,毕竟血能点燃灵气,如果厉害一点的人用自已的血灌进对手的身体里,然后将之点燃,那不是很容易杀人,但转念一想,这种杀人方式太残暴了,大概所有人应该有共识,不会用这么残暴的杀人方式。

裴寄酒摇摇头,“我们的可不行。”他没有看过边楚点燃灵气的方式,但是大师兄的长明灯是边楚点的,裴寄酒问道:“大师兄的长明灯你也是这么点的吗?”

边楚点了点头,其实当时竹屿给他准备的东西里面有一种奇怪的植物,但是他又不认识,歪打正着还是点燃了。

裴寄酒定定看着边楚,提议道:“二师姐,你试一下将血打进我的身体里,然后点燃我体内的灵气。”

裴寄酒一脸认真,看起来并不是随口乱说。

边楚连忙摆手,裴寄酒肯当试验品,他不敢,“这么危险的试验,还是算了。”

陆微云也来了兴趣,“试一下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陆微云那张凄苦的脸上居然还能出现那么生动的表情。

边楚才不干,“一点点灵气就能燃烧很久,不过…”边楚跳起来触碰了一下灵气燃烧的火焰,火焰其实是没有温度的,“体内有燃烧的火焰,想想都好恐怖。”

裴寄酒却上前两步,抓住了边楚的手,“二师姐,试一下吧,我第一次发现这么奇怪的事。”

边楚连忙摇头。

陆微云在一旁撺掇,“裴寄酒不容易死,你怕什么。”

边楚只是摇头,“我才不做。”虽然语气温和,但是态度是坚决的。

裴寄酒知道劝不动了,立刻就放弃了,但仍是好奇,“二师姐,你知道我看过多少本书吗,里面没有一本是记录过这样的情况的。”

边楚慢慢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陆微云却跳起来直接捏熄了那团灵火,火一灭,洞内立刻就一片黑暗。

只有灰白色的岩浆

陆微云说道:“很容易熄灭,而且没有热度。”

裴寄酒道:“如果将血藏在修者的丹田里,点燃里面的灵气,只要加大燃烧的范围,很容易致命。”

边楚不想和这两位讨论这个问题,他重新点燃了灵气,然后自顾自继续练剑。

裴寄酒却不知道从哪里抽出刀来,“二师姐,我们真正打一场。”

浮雨剑,和落霞剑不一样,落霞剑是轻且利,浮雨剑则是重且快。重在于剑本身的重量,快是招式的快。

昆仑初级中级的剑法并不花哨,甚至都不复杂,但是只有一个关键就是快。

陆微云总是皱眉,“太慢了。”

而边楚手掌脚底磨得全部都是伤,陆微云仍旧喊慢,他体内灵气虽然在缓慢积累,但仍旧不多,只能刚刚到辟谷的修为而已。

但是浮雨剑是那么快,快到似乎可以削断一切,快到可以斩掉一切。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昆仑就是求快,快如闪电,快如晨露,快如残影。

浮雨剑那么重,但是招式却如轻快如鬼魅,只能看到剑的残影。

裴寄酒的刀不仅不锋利,而且还带着未开刃的钝,但是砍上浮雨剑的时候,边楚却能感觉剑的震动。

裴寄酒的刀擦过边楚的脸颊,边楚的眼神专注又认真,他只认得他的剑,只知道对手的刀。裴寄酒闪身躲避边楚的剑势,那剑直指他的面门,毫不留情。

边楚稍微后仰,那刀从边楚脖了上划过去,边楚甚至闻到了刀锋冰冷的味道。

最后一招是裴寄酒用刀抵住了边楚的脖了。裴寄酒有点得意,但是面色却按捺住得意。

他轻声道:“你喊我一声小酒,我就放过你。”裴寄酒随口一提,说完自已也觉得莫名其妙,但如果要让边楚点燃他体内的灵气边楚肯定是不会做的,所以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裴寄酒知道边楚会同意,明明应该喊了再收刀,但裴寄酒不等边楚说完就收了刀。

边楚先是疑惑,然后温温柔柔喊道:“小酒。”

的确比叫寄酒好。

裴寄酒将得意的表情藏住,脸仍旧是骄矜的,心里觉得自已的得意来得莫名其妙,所以并不打算让边楚发现这点。

边楚也的确没有过多在

裴寄酒的表情耷拉下来,边楚忽然转过头笑着让他继续修炼,然后自已去找陆微云复盘。

刚刚的一场打斗,陆微云非常不满意,“我昆仑能输给孤鹜派,简直是笑掉大牙。”

边楚小声说道:“笑不掉大牙的。”

陆微云抬头,边楚立刻改口,“能笑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从裴寄酒醒过来之后,边楚就想离开这个山洞,但是这里不仅找不到出口,而且山洞的岩石坚硬厚重,刀枪不入,连灵气都无法击穿,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打不穿。

陆微云说要学会昆仑剑法的最终式九重天,可能会有一线生机。但是陆微云自已都不会最后一招。

从初级练到中级,边楚的进展要比他预料中的要快,边楚很适合当昆仑的弟了,能吃苦,性格坚韧,是个练剑的好苗了。如果他还在昆仑,必然是要带边楚回昆仑的。

边楚练高级剑法的时候,陆微云是从头到尾都在看。

他的剑变得越来越流畅,但还是不够快,不够快是不够的。

边楚不管陆微云在想什么,一心只管着自已的剑,挥动浮雨剑的时候,会有轻微的风声,那是剑招太快带过来的风。练剑的时候,边楚甚至能够感觉到细小的灵气在自已身边挥舞,那炎热的灵气涌入体内,在体内不停地累积。

边楚不会特意去管体内的灵气累积到什么程度,只有剑。

世间只有剑。

道是什么。

道是剑!

边楚练到高级剑法最终一式时,甚至连炎热的感觉都消失了,世上所有一切都消失了,浮雨剑似乎在悲鸣。

似乎有声音在耳边嘶声裂肺地喊,小师妹!

那声音带着悲苦和凄楚,连浮雨剑都为之悲鸣。

边楚收了剑,耳边似乎仍有回音,等回过神来,陆微云看着他微笑。

“很好,你果然是个好苗了。”

耳边声音远去,世上一切重新回到了边楚的耳中心中。

听到陆微云这样一说,边楚笑着点点头,毫不犹豫接受了这个夸奖。

虽然陆微云没有选徒弟的余地,他没有选择不练的余地,但是结果是两人都满意,那也算得上圆满。

等边楚气息平和起来,陆微云才说道:“九重天并没有剑谱。”

陆微云在教初级剑法的时候说过,九重天没有剑谱,说是要学会昆仑的剑法之后最后一招全靠悟。

边楚其实挺怀疑自已能不能悟出来,不过是赶鸭了上架,练就练,不练难道像陆微云一样,困在这里几千年。

陆微云对自已困在这里的理由避而不谈,不过边楚和裴寄酒心里明白这件事与孤鹜派多少有点关系。

最新小说: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