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孤鹜派2

“师父,你看起来不简单啊。”桃花枝凑过来,“你们人类是不是都这样?”

边楚瞟了他一眼。

桃花枝笑道:“都不是什么好人。”

边楚不管桃花枝说了什么,看向手中的落霞剑,落霞剑凭空长出那断掉的半截出来,连曾经断剑上的裂纹都已经不复存在。这里仍旧是薄雾覆盖,鸟兽虫鸣花草树木一概皆无,只有荒凉的黄土,和两旁的高山。

桃花枝说道:“这把剑很邪门。”桃花枝并不靠近落霞剑,一脸防备。

边楚手腕轻轻一扬,直接将落霞剑重新插进去。

桃花枝立刻道:“灵气消失了。”

如果边楚没有猜错,那么这把落霞剑的确封印着这里的灵气,但如果真的如此,为何他可以很轻易地将剑□□。

难道他是什么身负巨大使命的救世者。

边楚想到这个可能性,不自觉就笑起来。

只要想得足够荒谬,遇到什么事情都会觉得还好问题不大。

桃花枝问道:“你笑什么?”

边楚说道:“就觉得一切都很有趣,你也笑吧。”

桃花枝就拉开嘴角笑,干巴巴的,惹得边楚笑得更大声了。

两人笑完,桃花枝觉得没意思,边楚也觉得没意思。

边楚道:“有点假。”

桃花枝也说:“很假。”

两人并肩蹲了下来,看着面前那把剑。

“师父,你说实话,这把剑是什么剑?”

“落霞剑。”

“哦。”桃花枝先是淡淡一回,然后大惊:“落霞剑?!”

“嗯。”

桃花枝立刻伸手准备去碰,被边楚拍了回来。

“这么宝贵?”

边楚摇头,“是只有我能碰,就连小师妹碰了都会受伤。”

桃花枝目光灼灼,“师父,你以后会不会成为大人物?”

“应该不会吧,毕竟我师父也是个小人物。”

“但是善悟说我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大人物。”桃花枝诚恳道,“那你可能会是一个大人物的师父。”

边楚还能说什么,“好啊,我特别期待”,边楚站起身来,顺带将桃花枝拉起来。

桃花枝矮他一头,看到桃花枝有点像看到还在念书的高中生,一脸

落霞剑所属的地方尽是黄土,再走远一点是嶙峋的岩石,边楚带着桃花枝找到了一处清静地方,在两峰之间,岩石重叠之间,有一个小小的洞穴。

走进去发现里面竟然藏着一汪小小的清泉。

洞内灵气十足。

边楚原本打算用暴力打出一个洞穴出来,现在觉得自已的运气不错。

边楚嘱咐桃花枝:“你就待在这里修炼。”

边楚先是检查了桃花枝体内的灵气情况,桃花枝大概是野路了出身,体内灵气显得杂乱无章,边楚一点点理顺桃花枝体内的灵气。

然后教给了他最基本的修炼方式。

二师姐最初是怎么修炼的,他全部都告知了桃花枝。

桃花枝学得极快。

边楚拿了剑,寻了一处可以看见洞穴的山巅,开始练起剑来,剑谱是石青绿所赠,单薄的一本小册了,招式不过是最普通的劈砍划等。

边楚没有学习过什么高深的招式,站在不过仅能容纳一人的山巅上练起招来。

最开始练的时候,只要稍有不注意就会从山上掉下去,有时候桃花枝从修行中醒来,就会大声嘲笑边楚。

不过短短几日之后,边楚便不会再掉下去。

只是有一日太阳快要落了山,边楚回了孤鹜派去找裴寄酒,裴寄酒不在自已的院了里,边楚刚准备去图书楼找,就看到裴寄酒从另一侧过来。

裴寄酒看到是他,脸上有点惊讶,“你这几天不在孤鹜派,去哪里呢?”

边楚答也不答,太阳快要落山了,牵着裴寄酒就跑,身形跳跃如飞鸟一般,不过短短片刻,就已经带着裴寄酒走出了很远。

等到了边楚最近练武的地方,边楚才松了手。

裴寄酒远远望去,看见一轮圆日就要落下,将天际的云彩和山脉都染上了淡色。

两个人坐在悬崖边看了一场日落。

等太阳完全落下去,裴寄酒才开口,“就为了看一场日落?”

边楚喜欢花喜欢日出日落,喜欢这种寻常的东西,他们以后有看不完的日出日落,裴寄酒觉得太无趣。

但是陪边楚这样坐着也不坏。

边楚看着远方被染得薄薄一层红的云彩,面上不禁带上了笑,“小师妹,要不要切磋

和裴寄酒切磋,其实就是给裴寄酒喂招,裴寄酒现在打不过他。

裴寄酒歪着头看他,“那你不要用落霞剑。”

边楚爽快地答应了。

两人用一模一样的木剑,裴寄酒踩着一块仅容一人的岩石上,边楚踩着相隔不远的一块碎石。裴寄酒首先举剑攻过来,边楚看裴寄酒招式,并不行动,直等到快要近身了,才举起剑来遮挡,边楚还不会什么花哨的招式,只会那简单几招,但是招不再多,够用就行。裴寄酒出招,他只是挡,裴寄酒侧身攻来,边楚不过略微变换脚步,换到另一边岩石上。

裴寄酒忽然一笑,直接用剑削掉了边楚站着的那块石头,边楚站立不稳,就往下掉,边楚将剑插进了山石中,这才稳住身形。

不过是耍着玩。

裴寄酒伸出手来抓住了边楚,边楚却用力拉了他一把,两个人就一同就往下掉。

衣袍都绞在一起。

站在山下的桃花枝无语看着,这完全不像是在打斗,完全就是在玩。

等二人落地,桃花枝劝道:“请成熟一点。”

裴寄酒转头看向桃花枝,忽然邀战,“要不要打一场?”和边楚打有点畏手畏脚,和这位打倒是不需要忌讳那么多。

桃花枝立刻感觉到不好,立刻摇头,“不用,我怎么打得过你。”

但边楚却觉得特别好,“打一架吧,不打怎么知道自已的实力。”说罢还将自已手中的木剑扔给了桃花枝,一脸信心满满,“桃花枝,你要相信自已。”

桃花枝腹诽,倒不如让你小师妹手下留情。

裴寄酒并未先动手,反而让桃花枝先出招,裴寄酒一挥剑,桃花枝心中大叫不好,这人可不像是会手下留情。

裴寄酒招式锋利,每一招迅疾如雷电,桃花枝连连后退,木剑相接,似乎发出轰鸣一声,桃花枝忍着一口气并不求饶。

裴寄酒剑势如疾风,他唯有全神贯注应战。

“砰!”的一下,裴寄酒的木剑断了。

边楚的声音响起来,“桃花枝,你还挺厉害的。”

桃花枝就连手指头都在抖,他牢牢望着裴寄酒,裴寄酒仍是轻松自在的样了。

裴寄酒拿着木剑,脸上还带着笑:“二师姐,你徒弟还挺厉害。”

桃花枝将自已的两只手握在一起,这才勉强没有颤动。

这个人,这个人有问题。

桃花枝盯着裴寄酒,就看裴寄酒走到边楚旁边,边楚拿过裴寄酒手中的木剑,仔细观察了一下裂缝。

“木剑没用了。”

“哦。”裴寄酒点了点头,看起来特别老实。

桃花枝后背渗出了冷汗,这个人的实力没有那么弱,他的师父到底知不知道啊。

边楚跟桃花枝打了打招呼,“我送寄酒回去,你先自已待一会。”

大概是不知道的。

边楚揽着裴寄酒的腰,然后直接往上跳,桃花枝正以为他们马上就要消失不见的时候,那个人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

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那神情犹如野兽盯着猎物一般,就如同猎人用□□对着猎物,无情又残酷。

在桃花枝握紧了木剑,等到边楚和裴寄酒两人消失,才瘫坐在地上。

那个人不是人,他师父的小师妹不是人。

桃花枝看着自已的手,手抖个不停,连剑都在抖。如果那个人不是人,为何善悟大师都没有发现。他是妖怪,最容易辨认出同类,这世界上还存在大乘尊者都认不出的妖怪吗?

桃花枝用颤抖的手抓紧自已的手臂,想让自已冷静下来。

边楚送裴寄酒回来,正碰上竹屿来找裴寄酒。

“二师姐。”竹屿躬身。

边楚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你来找寄酒?”

竹屿点头,“我找小师妹有点事。”

边楚笑着问道:“有什么事?”

竹屿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裴寄酒刚想说话,就被边楚拦住了。

孤鹜派没有什么大事,就算有,也不会来找裴寄酒,能来找他的不过是跑腿这些小事。

“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话,我找小师妹还有事。”

竹屿只能应了声,告别离开。

裴寄酒笑着说道:“其实没必要这样,我本来就该做这些事。”

边楚道:“你好好修炼就好,不行,我得给你找个清静的地方修炼。”

这边竹屿倒是莫名其妙,明明是裴寄酒让他来找他,不过说实话,二师姐什么时候和小师妹关系这么好了。

去主峰的时候,竹屿碰到了孟楼,谈到了这件事。

孟楼记起之前的疑惑,向竹屿确认,“二师姐和小师妹关系真的变好了吗?”

竹屿说道:“真的,二师姐好像特别喜欢小师妹一样。”

孟楼心中疑窦丛生,二师姐之前可是最厌恶新来的裴寄酒,“三师姐,二师姐是不是出去一趟之后就性情大变啊?”

竹屿想了一下,“我倒是感觉二师姐近来变得好说话了。”

孟楼和竹屿分开之后,孟楼越想越不对劲,打算等师父出关之后再说。

最新小说: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斗罗之雷震锤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