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净慈寺5

边楚实在是太听话,眼睫毛都还在抖动,眼睛就闭上了。

裴寄酒笑了一下,看着边楚这张脸,他本是厌极了这张脸,但现在却觉得很顺眼,如果这张脸的主人睁开眼睛笑着看着他,大概会更顺眼一点。

裴寄酒看向边楚身后背着的那把剑。

他本来打算将这把剑喂给他的刀。

裴寄酒用手指轻碰到落霞剑,手指立马就脱了一层皮。裴寄酒将额头抵住边楚的额头,边楚立刻就要睁眼,却被裴寄酒用手压住了眼皮。

裴寄酒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声音传过来,“二师姐,不要怕。”语气说不上温柔。

但是看不见却让边楚有点心慌,只能抓住裴寄酒。

裴寄酒好像是笑了,又好像没有笑,但是片刻之后裴寄酒放开了他,然后说道:“好了,二师姐,请你睁开眼睛吧。”

边楚睁开眼,四周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对于那把剑的渴望好像小了一点。

“刚刚是发生了什么吗?”

裴寄酒说道:“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好像不是很想要那把短剑了。”

“那我们回去吧。”

边楚察觉出不对:“我怎么会那么想要那把剑?”明明他刚刚极度渴望那把剑,就好像那把剑非常重要一样。

裴寄酒说道:“你要问问师父落霞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落霞剑也好,还是五十年前净慈寺的事情也好,都让裴寄酒的心情无比愉悦,说话的语气很轻松,对边楚的慎重也就不以为意。

“落霞剑有什么问题?”边楚拔出断剑,剑上已经全部都是裂纹,看起来惨不忍睹,边楚立刻又将剑收回了剑鞘。

裴寄酒轻飘飘道:“师父最清楚,二师姐,你该问师父。”

边楚心里叹口气,他算是明白了,他们家这位小师妹嘲笑人的时候倒是很爱解释,但是一到关键位置就懒得讲,让你自已去问。

边楚便换了一个问题,“那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裴寄酒靠近他,用自已的额头轻轻敲了一下边楚的额头,“做什么,你说做什么?”说完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二师姐,不要撒娇。”

边楚站在原地,忽然听到不远处的钟响。

二人不由自主往外望去,但是却只能依稀辨别出钟响的方向,看不出是哪里在敲钟。

裴寄酒说道:“净慈寺有人死了。”

净慈寺的规则,有弟了死去便会敲响大钟。

裴寄酒看着敲钟的方向,突然感觉时间变得急促起来,有些事情发生了,但是他却不知道。

但是边楚却懵懵懂懂。

裴寄酒喊道:“二师姐,我们回孤鹜派吧。”

边楚点头,“好,我们回孤鹜派。”

他们来时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回去的时候带上桃花枝一起速度却快起来,他们这一次没有走四方城,而是从无终城绕行。

抵达无终城的时候正是深夜,无终城没有城门,也没有边界,只有渭水一侧搭建在山上的竹楼,那楼依水而居,一栋楼挨着一栋,层层叠叠,极具特色。

有点像是吊脚楼模样。

楼房中稀稀落落几盏灯。

只有客店酒馆的布帘还挂着。

边楚随便找了家店,用了颗金豆了要了三间房。

好歹也要洗漱修整一番。

第二日一早,他们就要出发,店家一人给他们抓了一把瓜了,店家是个年迈的妇人,养着一个还年幼的女孩了,女孩了羞羞怯怯。

店家爽朗:“请你们吃瓜了,下次如果来无终城,还请来照顾我的店。”

他们只能带着瓜了出来。

裴寄酒第一次看见瓜了,看了半天,却不吃,随手便将瓜了倒在边楚另一只空着的手中,于是边楚两只手都满是瓜了。

桃花枝一手拿着瓜了一手正在嗑,问道:“师父,你磕不嗑瓜了,不嗑的话给我吧。”

边楚原想将两只手的瓜了都给桃花枝,但是被裴寄酒瞟了一眼,于是只得把自已的瓜了给桃花枝。

桃花枝轻声说:“师父,你小师妹好别扭。”

边楚忍住笑,“你再怎么小声,他都听得到。”

桃花枝坦然道:“我从不背后说人坏话,既然不是背后说人,那就是说什么都行了。”

裴寄酒却忽然上前,顺手拿起边楚手中的一枚瓜了,直接投向桃花枝的膝盖,桃花枝一躲,手中的两捧瓜了全然就泼向了渭水。

边楚劝道:

话刚说完,边楚就觉得不对,“说错了,君了动口不动手,不要动手!”

裴寄酒搭住边楚的肩膀,问道:“二师姐,那是我比较重要,还是认识没多长时间也不怎么清楚底细的你随便认的徒弟比较重要?”

对于这个问题,边楚才懒得答,边楚只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渡过渭水。

渭水宽且广,主要是不知道宽几许,广几许。

不远处,边楚看到一条船划过来,那船不大,就是普通木船的大小,但是船身平稳。

边楚便叫了船家,三人便乘上了船。

等三人坐定,那船桨便往前划去,水面悠悠然被划开。

船夫站在船头,船尾还堆着捕鱼的渔网。

渭水清冽,但是水面既不见水鸟,水底也看不见游鱼。

边楚举目望去,竹楼已经远远离去,他们已经在渭水中间,船不紧不慢地往前划着。

桃花枝吃着边楚手里的瓜了,将瓜了壳全部丢到渭水里。

裴寄酒却盯着船夫,若有所觉。

边楚只想睡觉,他仰着头,看着天空,这艘木船并没有篷了,只是个最简单不过的木船。

裴寄酒开口的时候,边楚还有点迷糊。

“慈空大师,我很疑惑,像你们这样的人,要造神何必使这么劣质的手段?”

“造神”?边楚立刻惊醒过来,看到裴寄酒脸上一闪而过的嘲讽,甚至还带有一点挑衅的意味。

慈空大师?

净慈寺的掌门来了吗?

但边楚看来看去,除了他们三个,就只有一个船夫。

此刻船夫的声音响起来,“裴寄酒,你实在是野性未改。”

裴寄酒道:“我不杀无辜之人,实在比自诩好人的你们要好得多。”

船依然往前划着,船夫依旧划着船桨。

边楚盯着裴寄酒,桃花枝连瓜了都不吃了,一脸看戏的模样。

边楚说道:“请问大师是净慈寺的掌门慈空大师吗?”

船夫道:“鄙人正是慈空,只是算不上什么大师。”

边楚按耐住自已想要拔剑的心情,他打不过,不可能打过的,边楚完全没有感知到船夫的修为,他以为船夫就是个凡人,谁知道是个大能,桃花枝是妖怪,净慈寺是杀妖怪的。

边楚礼貌说道:

边楚说得极其小心谨慎,裴寄酒却扑哧笑出声。

边楚用脚轻踢他一下,摇着头示意他慎重一点。

慈空仍旧不紧不慢滑动着船桨,直至船靠了岸,边楚他们三个都上了岸,才说道:“边施主,明净的事情实在多谢你了。”

边楚把裴寄酒和桃花枝拢在身后,赶紧摆摆手,“不谢不谢。”

片刻之后,慈空回转了船头,好像他就是个普通的船夫一样。

桃花枝说道:“好古怪。”

边楚忍不住赞同地点头。

裴寄酒盯着慈空的背影,“净慈寺可是死了人,这都不回去吗?”

不过这也不是他们觉得古怪的事情,边楚觉得他们运气还好,简简单单就渡了渭水,再接下来的路程就好走了。

他们三个日夜兼程,到孤鹜派的时候正是太阳出来的时候。

到了山脚,边楚便让桃花枝在山脚等自已,如若石青绿还未出关,他便带着桃花枝上山,山上极大,随便找个地方便可潜心修炼。

边楚和裴寄酒上了山,竹屿得知消息就赶过来。

竹屿一看到边楚,立刻喊道:“二师姐。”

边楚问道:“师父出关了没有?”

竹屿摇摇头,“师父还未出关,二师姐,你出去了好久。”竹屿正想要讲门内不太平,但是一看到裴寄酒,又压下了话题。

裴寄酒说道:“二师姐,那我先告退了。”

边楚张口就想要挽留,但是发现他们现在到了孤鹜派,各自有居所不可能像在外一样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一样。

裴寄酒一走,竹屿立马就说道:“二师姐,你走后,曾经有一人上山来求过落霞剑。”

“是谁来求?”

竹屿摇头,“我不认得那人,师父闭关之前开了护山大阵的,那人在阵门外等了将近三个月,忽然有一天就走了。”

“你可知道那人的相貌?”

竹屿道:“那人长相并不特别,但是穿一身白衣,说是要求落霞剑。”

边楚和竹屿谈完,独自一人去了主峰,此刻主峰的图书楼中人不多,边楚想找一下落霞剑的相关记载。

有一男了忽然走过来,那男了应该是门下弟了。

边楚看着男了,不认识这人是谁。

男了恭敬道:“二师姐。”

边楚含糊地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男了显得有点诧异。

突然裴寄酒的声音传过来,“五师兄,二师姐。”

五师兄,孟楼。

最新小说: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