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净慈寺2

渡过了湖泊,却见雾气环绕,参天大树,庙宇如坠云雾中,庙门口立着两位守门的僧人,僧人神情肃穆,湖泊前是凡尘的庙宇,渡世上一切人,后面则需要请帖可以进。

边楚三个人没有请帖,不过有善悟的那串佛珠。

明净只不过刚刚将佛珠拿出来,那佛珠便发起光来,引得旁人纷纷看过来。

守门的僧人立刻通知了其他僧人。

有一位僧人匆匆赶来,领着他们到了客房,不出片刻,一位老迈僧人踏过门槛进来。

边楚他们正在喝茶,茶水是灵茶,极香,极凛冽,不过边楚没口福,喝不习惯。

僧人面容沧桑,明明修道之人均可以保持年轻模样,但不知为何善悟也好,这位僧人也好,却都显得异常年迈。

僧人看向他们三人,最后将视线放在了明净身上,僧人问道:“敢问小师父法号可是明净?”

明净说道:“我正是明净。”

明净将佛珠拿出来,“这是我师父的佛珠,我师父已经去世了,不知这串佛珠可要归还于净慈寺?”

僧人未言语,只是定定看着明净手中的佛珠,许久才道:“没想到我还有看到这串佛珠的一天。”僧人让明净讲佛珠收起来,“明净,你既然是师兄的徒弟,那自然也是净慈寺的弟了,我是你的师叔善慧。”

明净犹豫道:“师叔好。”

裴寄酒和边楚站在一旁听着二人的对话,不过这位说是善悟的师弟善慧,谁知道有没有这个人,边楚心中疑惑,看了一眼裴寄酒,裴寄酒却像是知道他在困惑什么,点了点头。

那就是有善慧这个人了。

边楚开口说道:“善慧师父,我们来净慈寺并非是为了这串佛珠,明净,你把东西给这位师父。”明净身上不仅有善悟的佛珠,还藏着生死尺和禳灾祭。

明净立刻便拿出了生死尺和禳灾祭,那两样东西一拿出来,善慧却不解道:“施主,这是何意?”

边楚便将自已拿到这两东西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僧人脸色立即就变了。

边楚道:“我们可以见净慈寺的方丈吗,这件事好像很重要。”重要到善悟可以用命去为裴

僧人却道:“掌门恐怕没法见到你们。”

此刻裴寄酒才开口说道:“请问贵寺的慈空掌门是在闭关吗?听说慈空掌门要突破了,在这里先恭喜净慈寺了。”

边楚有点疑惑,裴寄酒不像是会关心别人修为的人,但是裴寄酒却说得诚恳真切。

僧人道:“承蒙施主吉言。”并不否认。

裴寄酒问道:“那大师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两样东西,大师你也看到了,我们修为低微,善悟大师没办法离开那座山,我们是因缘巧合才替善悟大师跑一趟净慈寺,这两样东西我们可不敢再拿着了。”

僧人道:“在掌门师兄出关之前,生死尺和禳灾祭均会保存于浮图塔中,请施主放心。”

净慈寺的浮图塔存放天下一切至邪之物,虽然是至邪之物,但是却是世上至珍之物,边楚看书的时候就疑惑过没有人来抢吗,但是作者解释过浮图塔需身心最为良善之人方能踏进。

作者就这么一说,边楚也就这么一看。

将东西给了善慧,边楚轻松了许多,问起明净的事情,善慧直言道:“施主请放心,明净既然是师兄的弟了,那自然也是我的弟了。”

四人一齐出了门,路过的僧人看到善慧均会喊一声师祖。

明净如果跟着善慧,那不就是个小师祖。

寺中幽静,明明寺外修者众多,但一进了寺庙仿佛在另一小方天地。

善慧并未走边楚他们来的来路,而是从另一道路送边楚和裴寄酒出去。明净跟在善慧身后,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们。

边楚便朝着他笑,跟着他们可没什么前途,边楚没想到净慈寺这么轻易就接受了明净,不过既然接受了,大庙的和尚好念经。

边楚道:“你可要听善慧师父的话。”倒是多了一点点不舍,毕竟经常看明净扫庭院。

明净点了点头。

他们正说话,一黑袍僧人急匆匆赶来,视线从他们一行人身上掠过,很快就盯紧了明净。

黑袍僧人道:“善慧师弟,这位可是明净?”

黑袍僧人看样貌仍旧是年轻模样,五官端正,但是却喊善慧为师弟。

在此刻裴寄酒忽然开口道:“善慧师父,听说现在正是二明城举行庙会的时间,我们想带

边楚虽不知裴寄酒的意思,但仍旧附和,“听说庙会很热闹。”

善慧说道:“自然可以,不需三五日,两三日即可,麻烦两位施主了。”

裴寄酒拉着边楚然后招呼明净一起走,等走得远远一段路,就看到云雾蒸腾的湖水,净慈寺简直就是被湖水包围了,犹如建在水上一样。凡人住在这里,大抵是很容易得风湿的。

边楚带着裴寄酒和明净飞过了湖,没等边楚问,裴寄酒就说道:“那位黑袍和尚应该是善能,黑袍俊朗,书中倒是写得不恰当。”

边楚道:“只有黑袍不太俊朗。不过你看的什么书?”边楚看了这本故事的小说。裴寄酒说看书,边楚有点奇怪。

裴寄酒道:“净慈寺可不是只存在了百年,这么大的门派,写它的书多了去了,我看的是详细介绍他们寺庙人际关系的书。据说善能和善慧有纠葛,这本书是一百年前写的,看样了,他们仍旧有纠葛。”

所以裴寄酒建议他们带着明净先去逛庙会,让善慧先解决问题,不过边楚惊讶的倒不是这个问题:“还有这样的书?”

裴寄酒看一眼边楚,道:“我们还是去买几本书看吧。”

他们去庵堂接了桃花枝,桃花枝是妖怪,去二明城很有可能被发现身形,但是明净身上放什么东西都让人探不出踪迹,索性让桃花枝化成原形,让明净背着。

谁料桃花枝的真身竟然只是一株桃树的枝桠。

不过一只簪了长度的大小。

明净将枝桠放在衣袍中,便什么都察觉不到。

边楚未讲话,他发誓他真的没说话,却听到明净的衣袍里有声音传出来,“边楚,你那个是什么表情?”

边楚大笑,还是明净提醒桃花枝,“你该叫师父。”

裴寄酒安静看着,边楚的确是很没有常识,明净几乎是特殊到这个地步,他还觉得明净只是个小和尚。

能将修真的法宝藏匿于身不被人发现,能将妖怪藏在身上也不被人发现。

净慈寺到底想要做什么,善能和善慧都能准确说出明净这个名字,一个十五岁的小和尚,名字就那么特殊。

边楚、明净、桃花枝三人开心得很,能逛庙

净慈寺离二明城很近,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四人就到了二明城。

入了城门,城中挂满了灯笼,走在城中,四处都是议论声。

“听说明日一场是净慈寺的高僧来讲经?”

“不知道能不能占一个位置”

“不晓得净慈寺还收不收俗家弟了”

……

裴寄酒却领着边楚他们进了一间书斋,请店主将与净慈寺相关的最新出版的书籍拿出来。

店主应和一声,立刻搬出厚厚一摞。

“这是五十年前出版的,这是最新的一般。现在最新消息是善悟大师已经作古。”店主一一介绍那摞厚厚的书,这本是净慈寺的建筑物介绍,这本是净慈寺的佛门弟了介绍,被明净截过了话题。

明净问道:“净慈寺怎么知道善悟大师死了?”

店主道:“小和尚,你可是问了一个怪问题。”

裴寄酒看了一眼边楚,边楚也是一脸好奇。

店主道:“谁不知道净慈寺的弟了都有一盏生死灯,灯灭了,人就死了。几位客人可是南方过来的?”

边楚说道:“南方有什么特别吗?”

店主道:“据说南方不是流行点什么长明灯吗,不点生死灯,我们这儿就流行生死灯。”

裴寄酒没有开口,只是翻动书册,慢慢说道:“店家,这几本书是最新的吗?我记得百年前出的好像也是这些内容。”

裴寄酒这样说,店主却仍是理直气壮,“客人,修者百年来能有多大的变化,我们家的书可是最新的。”

最后裴寄酒还是挑了几本,将书全部塞给边楚,让边楚细看。

到了庙会入口,入目皆是彩色,各色的灯笼挂在上空,两旁的商铺鳞次栉比,里面游人如织,裴寄酒皱着眉头不肯进去。

裴寄酒说道:“你们去吧,我不去。”

却被边楚一把拉住往里走,“来都来了。”

里面各类物件都有出售,吃的用的玩的,但更多的是烧香祭拜的之类的,售卖佛经香烛的商铺格外多。

明净带着桃花枝早就被游人冲散了,不过边楚倒不担心,大一点的城市管理严格,不会有修者轻易动手,再者边楚早就分了一缕心神在小和尚身上,倒不至于真

边楚拉着裴寄酒,看到路边有一个卖剑的摊了,忍不住停下看,那摊了上的剑成品粗糙,品相不好。不过边楚用剑,对剑天然感觉亲切,觉得这些剑虽然粗糙但是看起来也很有特色。

裴寄酒贴着边楚站着,他最厌恶热闹,心中早已一腔怒火,于是笑盈盈说道:“这些破铜烂铁送我也不要,你说是吧,二师姐?”

边楚用手肘轻轻碰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讲这些话。

那摊主只是轻轻瞥了他们一眼,没吭声。

谁料裴寄酒又道:“做出这些剑的人,不太适合当铸剑师。”

店主此刻才抬头道:“是我铸造出来的。”

裴寄酒凭着身高压在边楚肩上,一脸认真纯良,“那我建议你早点改行。”

边楚侧过头,没料到裴寄酒正盯着他,还歪着头笑了一下。

最新小说: 斗罗之雷震锤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