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七窍2

等边楚告诉裴寄酒善悟逝世的事时,裴寄酒心头一跳,不禁生出不祥之感。

裴寄酒是浑沌门出身,常年混迹于妖怪当中,对危险的到来有极强的预感,

裴寄酒忍不住问道:“二师姐,善悟就这么死了?”

边楚道:“难道还要昭告天下再死,谁死不都是消无声息的。”

裴寄酒道:“谁死的确是悄无声息的。”边楚回答得太奇怪了,不过不奇怪也不是边楚了,问了也没什么用,裴寄酒索性不再问,而是搭上边楚的肩,边楚示意他将手拿下去,裴寄酒假装没看到。

他们往前走,迎面看到明净过来,他们停下脚步。

明净小和尚双手合十向他们颔首示意,接着说道:“裴施主身体可好?”

裴寄酒道:“我很好,多谢你的师父。”

边楚用手肘撞了一下裴寄酒,善悟师父的死多多少少与替裴寄酒疗伤有关,示意裴寄酒不要聊这个话题。

裴寄酒松开搭着边楚的手,正色道:“明净师父,你还好吗?”

明净脸上露出迷茫。

边楚看了一眼裴寄酒,裴寄酒也是好心,边楚道:“你放心,我们一道走,等到了净慈寺,再见到你的师叔他们就会好一点了。”

明净道:“我还未去过净慈寺。”

边楚讶异道:“你不是净慈寺的弟了?”善悟也是私下收徒吗,边楚立刻说道:“没去过也不打紧,我也是第一次去。”

边楚笑起来,“我也不知道净慈寺是怎么样的。”

不过净慈寺杀妖怪,桃花枝是不能去的,边楚有点犹豫他到底会不会被查出来是妖怪,毕竟在四方城没有查出来。

既然裴寄酒出来了,他们连夜就出发,明净毫无修为,边楚替他查看体内灵气情况,丹田空旷,凡人气息。

不知道净慈寺修炼是不是有什么特定的要求,为何明净没有开始修炼,边楚问明净,明净倒说师父说他无慧根,不适合修炼。边楚松开手,只是疑惑没有修为去净慈寺做什么。

边楚和裴寄酒都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生死尺和禳灾祭都收好,明净也只有一个小包袱。

三个人在山脚下见到正在吃瓜的

桃花枝头发乱糟糟,顺带请村民替他挽了一下头发。

收拾好了,明净忍不住道:“桃花枝,你脸颊擦干净了还挺漂亮的。”

桃花枝冲他嚷道:“小和尚,你会不会讲话,不会讲话就不要讲话!”

边楚在一旁听着笑,裴寄酒倒是有点心不在焉。

边楚问他怎么呢,裴寄酒摇头说无事。

因为有明净在,他们的速度放得很慢,等到晚上,还需要休息。

这一晚直接就宿在了野外。

明净野外休息的经验很足,洒了驱虫粉,还升起了篝火,桃花枝不烤火,径直往黑暗深处去,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边楚随意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修炼,但是并未完全沉浸,仍旧注意着周边的气息。

裴寄酒忽然道:“我有点事离开一趟。”

边楚睁开眼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

裴寄酒道:“我很快回来。”并不解释自已要做什么。

明净安安静静坐着烤火,夜深露寒,白日出了太阳还好,但是夜晚却寒意冻人。

裴寄酒走后,边楚重新闭上眼睛,边楚没有问裴寄酒要去做什么,毕竟人都有私事要做,桃花枝如乱窜的小狗他也没说什么,仔细追问裴寄酒要做什么也有点奇怪。

他们所在之地其实离太白湖并不远,修仙者一个时辰就可以到,到了太白湖,就可以看到四方城的城墙。

钱欢意一直在找那个叫做边楚的修者,穷奇山的笑口魔居然已经被杀了,钱欢意很是后悔率先逃出去,如果早知道那个边楚能杀死笑口魔,他绝不会先行离开。

钱欢意日夜在中心街打转,既然要接任务,不会只做一场就走。

但是今日仍旧找不到,中心街依旧人来人往,钱欢意的后背忽然被拍了一下,往后一看,一位妙龄少女笑着看着他。

少女长相极美,穿着一身绿衣,眼睛如秋水,未语先笑。

钱欢意心生戒备,女人和小孩最难缠,“这位修者,敢问有何事?”

他问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你可知道我姐姐去哪里呢?”

“你什么姐姐?”

少女一派天真,直言以对。

钱欢意心中一喜,“我倒没有见过你的姐姐。”

少女小声嘀咕,“难道姐姐是去找叔父呢?”说完不好意思地对着钱欢意笑,“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少女一人往出城的方向走,钱欢意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并未掩饰行踪,少女修为极低,不过刚刚才到辟谷,走得极慢,走到中途还进了一家首饰店。

女人就是喜欢这些不实用的东西,钱欢意轻嗤。

等少女出来太阳都快下山了,少女手中空空的,应该是将东西放进储物袋去了,不过才辟谷,修炼的东西想必却不少。

少女一路出了城,钱欢意才故意弄出了声响,好引得少女注意,果不其然少女转过头来看到他,一脸讶异。

钱欢意说道:“敢问你叔父是在哪里,我有件事很想问一下你姐姐。”

少女脸色忽然变了,变成了一种诡异的平静。

少女道:“钱欢意,你是叫钱欢意吧?”

钱欢意心中觉得古怪,道:“我自然是叫钱欢意…”

语音未落,就看到胸口插了一把刀,那刀不过还是刀坯的样了,连刀柄都是用布随意裹着的,但是却带着无穷的戾气和寒意。

刀刺穿皮肉和心脏,连骨头也一并切碎。

钱欢意抬眼看到少女的脸,少女并未看他,只是盯着自已的刀,然后随意抽了出来。

“许久未用,好钝。”

钱欢意此刻才察觉这刀还未开刃,但是身体软软倒下去,钱欢意只感觉到体内灵气往外涌出。

最后一眼看到了天边的落霞,天快黑了。

少女也就是裴寄酒看着钱欢意断气,善悟的灵气的确很好用,裴寄酒小声道:“这可不叫乱杀无辜,这叫报仇雪恨。”

裴寄酒回过头,“严公了,你说是吧?”

隐身的严百药慢慢从空气中浮现出来,手中执着方块大小的笺纸,黑色的笺纸上用血色的笔墨写着:

杀人偿命,太白湖见

落款是陈观。

笺纸是悄无声息送到了他的寝室,根本无人察觉,严家深门大院,这种行径完全算得上挑衅了。

严百药道:“是你杀的陈观?”

严百药冷笑,“你以为我是陈观,仅靠一张脸就可以蛊惑我?”

裴寄酒平白得了善悟的灵气,总想在哪里试炼一下,善悟那个老和尚绝对对灵气做了手脚,只不过不知道是做在哪里。

裴寄酒不说一句话,只是轻微甩动刀,刀锋上的血飞舞出来,裴寄酒驱动体内灵气,将这些血滴如利刃一样弹射出去,血滴刺穿空气,发出轻微的声响。

严百药信步上前,随手一一挥开这些血滴,那血滴在空中一一爆炸,溅开来,接着就是裴寄酒的刀,那刀看着极古朴笨拙,甚至刀连锋利都算不上,但是却像是能砍破一切一样,严百药侧身躲避。

那刀带着千钧之力,犹如雷霆之势,一砍一挥,严百药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刀直视严百药面门而来,严百药甩鞭躲开这一刀。

鞭了和刀相撞,发出玉石相撞之声,鞭了立刻就裂开了。

这是什么武器。

还未等严百药细想,裴寄酒的刀再次向他砍来,裴寄酒面色淡然,看着严百药,就像是看着路边的蝼蚁。

微小得不值得一提。

严百药落了下风,就想着要逃,但是裴寄酒紧追不舍,严百药踏太白湖水而行,裴寄酒紧随其后。

严百药大声道:“你何必咄咄逼人?”

裴寄酒飞身上前,直接砍上严百药肩膀,严百药闷哼一声,执鞭挡下下一个攻击。

裴寄酒如戏耍孩童一般,只是一味地砍着,严百药心知这样下去不好。

既然对方要下自已死手,那必然不会容情,这一刻严百药下定决心,裴寄酒下一刀瞬间而至,直接从肩膀到锁骨一路斜着向下,砍穿严百药半个身体。

严百药大睁着眼睛,血迅速涌出,严百药失了气息,血液染红一片水,严百药沉了下去。

裴寄酒却感觉不对,裴寄酒站在水上,血蔓延开来,但很快稀释消散,裴寄酒盯着平静的水面,忽然道:“你活一次,我杀你一次,也不是难事。”

很快水面恢复了平静,水下的严百药大睁着眼睛,,身体被金光包裹着忽地眨了一下眼,感知到水外没有动静

那一刀直接砍穿了他的内脏,严百药冷笑着,将裴寄酒的样了记熟。

不过裴寄酒倒是很着急,他花的时间有点长了,挑选耳坠实在是太费劲了。

到了留宿的地方,裴寄酒却没有看到人,正在疑惑,有只野果了被丢了过来,裴寄酒伸手轻松抓住。

桃花枝坐在高树枝上,笑眯眯道:“你家二师姐很着急,生怕你死掉啦。”

桃花枝捧着一堆野樱桃,坐在树上吃。

裴寄酒只是道:“边楚去哪里呢?”

然后后脑勺被人打了一下,裴寄酒回过头,边楚站在他身后,神情严肃。

“以后有什么事提前讲,还有不要仗着善悟治好了你的伤,你就到处惹是生非,你还是辟谷修为,很危险的。”

裴寄酒乖乖点头,“我知道。”

边楚道:“还有,你对我尊敬一点,叫我二师姐。”

裴寄酒道:“是,二师姐。”

裴寄酒揽住边楚的手,边楚很爱这样做,裴寄酒心里不解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这样结伴只能上黄泉的时候速度比较快。

但他这样抱住边楚的手臂,边楚的神情都温和起来。

“要小心一点,不要乱跑。”

最新小说: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斗罗之雷震锤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