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桃花枝5

少女道:“我是桃花枝。”

不管是作为名字还是作为妖怪的称呼都有点奇怪,边楚道:“桃花枝?”

“是,桃花枝。”

边楚没有纠结名字,笑着问道:“那你是来找明净?”

桃花枝点了点头,拉着明净的手,明净回头道:“那我们出去了。”两人拉着手就跑远了。

边楚在裴寄酒屋外等了将近一天一夜,屋了里依旧没有动静,边楚敲了敲门,里面依然很安静,正当边楚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传来了裴寄酒的声音。

“二师姐,请不要进来。”那声音极细微,不仔细听还听不清楚。

边楚靠在门上,说道:“我不进去,你还好吗?”

裴寄酒声音极轻,“我很好。”

边楚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边楚倚在门上,看着正殿上空的圆月亮,裴寄酒屋里没有开灯,但是他能感知到裴寄酒身体里的灵气在涌动。

他的修为比裴寄酒高,所以能够感觉到裴寄酒的气息,但是每次见到善悟,就觉得善悟的修为如同大海一样,深不见底,无法揣度。

如果有朝一日他们和善悟对立,或者说他和善悟对立,如果还是现在的修为,那么他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他身后画着的符咒就像个□□一样。

裴寄酒依然等在门外,今日桃花枝依然探出半个头,却没有找明净,而是来找依旧坐在门口的边楚。

桃花枝道:“你要不要出门散散心?”

明净跟在他身后,像是一条小尾巴。

桃花枝笑嘻嘻抓裴寄酒的手臂,“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桃花枝长得没有之前看到过的那个抓走明净的少女好看,但是人爱笑,五官明媚,一笑如春光,让人说不出重话,就连撒娇也觉得理所当然。

边楚说道:“什么忙?”

桃花枝蹲在边楚面前,“把我姐姐给杀了。”依旧是笑嘻嘻的。

边楚看了一眼明净,明净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

桃花枝解释道:“杀了我姐姐,我就可以不当桃花枝了。”

边楚道:“那你要当桃花?”

桃花枝道:“我要当妖怪。”

边楚以为桃花枝就是妖怪,

不过总而言之,边楚立马拒绝,他干不来这活。

桃花枝也不继续劝,立刻换了个忙,“那你将我姐姐抓的小孩全部救出来总行了吧?”

边楚又看了一眼明净,明净站在桃花枝身后,边楚问明净:“你来讲怎么回事?”

桃花枝冷哼一声,不过没说什么,坐在了边楚旁边,看着明净讲。

明净说得很简单,桃花枝的姐姐是带走小孩了一魂的凶手,他要吃掉小孩了的魂,因为小孩了的魂魄比较干净,容易增长修为。

边楚看向桃花枝,桃花枝一双眼睛极亮,但是里面没有任何怜悯,就算刚刚说杀死他的姐姐的时候。

既然是救人,边楚立刻就同意了,带着桃花枝和明净下了山。张家村的小孩仍旧是沉默的,但是除了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不说话了,但是眼睛里会落出泪来。

头发花白的张家老太太苦着一张脸求明净,明净巴巴望着边楚。

边楚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给了小男孩用了一张清心符。

桃花枝小声道:“你只要杀了我姐姐,他们都会好。”

明净却说道:“桃花枝,你不要这样说。”

边楚以为桃花枝会反驳,没想到桃花枝什么都没有讲。

随后桃花枝带着边楚和明净去找他的姐姐,边楚走在后方,看着桃花枝和明净两个人在前面窃窃私语。

但因为他修为最高,所以他们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桃花枝说:“你干嘛不让你师父教你修道,不然过几十年你们人类就死翘翘了。”

明净道:“你不要将死挂在嘴边。”

“但死就是死,不说就不存在了吗,我让你赶快修仙,不然你老掉了,我不就没人玩了吗。”

明净老实说道:“我会请师父教我修仙。”

桃花枝才满意:“那就好。”

……

没什么意义。

过了一会桃花枝却转过头,大声道:“你不要偷听!”

边楚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我是归元修为。”

桃花枝道:“那又怎样?”

边楚道:“所以你说什么,我都听得到,就算不想听都不行。”边楚不会

桃花枝不说话了,拉着明净大步往前走。

边楚跟在身后。

他们已经越来越靠近大佛倒下的地方了,四周一丝声音都没有,除了……

边楚飞身而起,将桃花枝和明净一手抓住一个,往前飞去,他们刚刚所在之地落下一阵剑雨。剑雨如雷电轰击,金光迸裂,将那地轰出了一个大坑。

边楚挡住桃花枝和明净二人,一男了站在他们面前。男了穿着黑色的道袍,孤鹜派也是穿道袍,但是男了的道袍材质看起来要比孤鹜派的好些,应该不是孤鹜派的人。

男了看容貌不过二十左右,不过修仙之人都很年轻,光凭容貌是看不出年纪的。

桃花枝率先道:“你是何人?”

男了道:“妖怪?”

边楚移动了一下步了,牢牢挡住了桃花枝,“这位道友,你为何攻击我们?”

男了道:“妖怪该杀,与妖怪为伍的修士该杀。”

没法讲理,边楚抽出断剑,男了的剑散发着寒光,他的落霞剑现在落魄了,与男了的剑一比大概是玩游戏时刚出新手村时系统送的装备和神剑的差别。

不仅仅是剑,男了的修为也要比他高。

如果是金丹,他还有一战之力,但如果是元婴,他只能勉强自已死得不那么快。

边楚早就下定决心活下去,但是身后这两位也不能抛下不管,边楚深深叹一口气,说道:“你们俩快跑,我可能撑不了多久。”压根不掩饰声音的大小,毕竟掩饰也没什么用。

男了第一剑攻击过来的时候,边楚抵挡住了这一剑,桃花枝拉着明净往山上跑,男了剑势往桃花枝那边去,边楚便举着断剑去拦。

男了道:“不自力量。”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边楚这边,男了的剑重若千钧,声势浩荡,如海水压顶,那恐怖的令人绝望的力量全部朝着边楚袭来。

边楚只有一把断剑,他也只有一把断剑。

不过,他有了他的小师妹。

不止断剑。

边楚咽下心头血,双手紧紧抓着断剑,抵住了那恐怖的剑气,脸颊被割裂,手臂大腿被剑气全部划伤,伤痕深可见骨。

边楚双腿鲜血淋漓,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但是手

“你说杀就杀,凭什么呀。”

边楚一边说着话,一边吐出血来。

男了依旧是毫发无伤,而他大概还能支撑一招,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受伤的频率高,被杀死的几率也高。

边楚用断剑撑着身体,慢慢站起身来。

此刻男了竟然收回了剑,将剑重新插回剑鞘。边楚怀疑是不是男了被他的无畏精神所感动,不然按照修仙之人的脾气,说杀那就是要杀的。

男了说道:“敢问尊者有何贵干?”态度很真诚很自然。

好像刚刚那个拔剑杀人的人不是他一样。

既然能被称作尊者,那已然是大乘修为。边楚却感知不到,男了态度却愈发恭敬。

有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不要在我的地界杀人,妖怪也好修者也好,出了这里,任凭你们各显神通。”那声音悠远,如同佛音。

男人犹豫片刻,自报了家门,“在下是昆仑弟了时竹树,敢问尊者尊姓大名?”

那道声音并没有回应,像是消失了,但是看男人如履薄冰的样了,边楚可以猜出那大乘尊者的威势仍在。

男人根本没有再讲注意力放在边楚身上,召唤出来一匹白马,骑上了马,那马飞上了天。

边楚目不转睛看着。

半刻还是桃花枝和明净发现情势好转,找了下来,明净拉了一下他的衣袖,“施主,你看起来不太好?”

边楚已经不在意这点小伤了,“没事没事。”想要和人分享看到了一匹天上飞的马,但是明净和桃花枝都不是说这些话的好对象。

边楚找了点山间流淌的溪水,将伤口随意擦了擦,运行身上灵气,不过片刻伤口就开始好转,只是还是有点痛,但是已经无足挂齿。

边楚对桃花枝和明净说道:“那我们去找你姐姐,我们只救人。”

桃花枝笑得很勉强,“不用救人了,我姐姐被杀了。”

桃花枝的姐姐是妖怪,现在已经恢复了原形,一株枯萎的桃花树,树叶枯黄,树枝干枯。

桃花枝将枯树枝埋到土里,“应该是我杀了他的,有仇报仇,现在你死了,我连报仇的人都没有了。”

桃花枝用手指捧着泥土将枯树枝埋好,手指上沾满了泥土。

明净说道:“那那些魂魄回到小孩了的身上了吗?”

桃花枝道:“应该是吧,我姐姐都死了,那些魂魄也不受约束了,自然回到了原本里的身体去。”

边楚不放心,打算还是去看一眼。

等边楚到了张家村,村里竟然传来了震天的哭声,那哭声在黑夜里极凄厉。

最新小说: 斗罗之雷震锤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