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主角8

第十七章主角8

曹湛溪仍是一身侍女穿的黄衣,眉眼中带着一丝不耐烦。祁元萱一看到曹湛溪,就先沉下脸,先是将曹湛溪经常出门的行为训斥了一顿,然后说曹湛溪每天穿一身侍女衣裳是为了膈应谁。

曹湛溪并不是在祈府当什么侍女,只是因为祁家的侍女衣物都非凡物,所以曹湛溪才喜欢穿。

边楚像看戏一样看祁元萱训斥曹湛溪,看了半刻就觉得无聊,曹湛溪并不是任祁元萱骂,每次曹湛溪总能堵回来。

边楚看了一会,这和小说里描述祁元萱和曹湛溪相处的情况很像,话里藏锋,针锋相对。

边楚实在是无聊,站起来,在房间了走了两步,边楚站起来得突兀,惹得曹湛溪和祁元萱不解地看过来。

边楚解释道:“你们继续,我只是坐得有些累了,无视我就好。”

……

祁元萱和曹湛溪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相似的表情。

边楚坐下来,三人一时都陷入了安静,最后还是祁元萱让曹湛溪出去。

曹湛溪走得远了,祁元萱才开口:“就是他。”

边楚想到一个奇怪的发现,忍不住就问道:“祁小姐,你好像一次都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陌生人当然不需要知道彼此的名字,但是既然祁元萱要请他帮忙,问一下名字好歹会看起来尊敬一点。

祁元萱的表情仍旧是微笑的,像是揭不下来的假面一样。

祁元萱道:“道友,你恐怕多想了。”

仍旧是不问名字。

边楚并不在意祁元萱问不问名字,只是这样好谈条件,“我可以答应帮你的忙,不过,祁小姐,”边楚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发音,“请送我的小师妹先走。”

虽然祁家已经比不上严家了,但是要用传送阵还是可以用。边楚匆忙赶回客栈,替裴寄酒戴上帷帽,裴寄酒不解,抓住边楚的手。

边楚道:“等一下再跟你解释。”

裴寄酒松开手。

祁家的人等在外面,由他们带着,边楚和裴寄酒坐上了马车。

直到快到了传送阵,裴寄酒才开口问:“我们两个一起走吗?”

边楚说道:“你先走,我随后就来。”说着

裴寄酒不动。

边楚紧紧挨着裴寄酒,轻声说道:“小师妹,小师妹,你把东西给我撒。”像是撒娇一样。

裴寄酒道:“你在找死。”

一时边楚愣住了,但随后笑起来,“你居然会讲这样的话。”

裴寄酒看着他,并不笑。

但边楚不在意,搭住裴寄酒的肩膀,“如果我死了,你不要回孤鹜派。”你会遇到一苇峰的掌门,他会怜惜你,将你带入门派。

像是讲遗言一样,说得裴寄酒面色更冷。

边楚靠裴寄酒更近了,裴寄酒的储物玉佩就挂在衣袍上,边楚看向他。裴寄酒将玉佩随手扯下来,玉佩入手带着点冷意。

边楚一直以为小说中的传送阵是那种发着光的,就像游戏中的传送法术一样,但是四方城的传送阵是一道门。

来的是祁元萱的侍女荷亭,“只要推开门,就可以到五谷城了。”

边楚轻拍了一下裴寄酒的肩膀,往后退了一步,笑道:“裴寄酒,要不要最后抱一下?”裴寄酒不动。

边楚很不对劲,裴寄酒有点怀疑他是中蛊了,但是神智清明,眼睛并无异样。

裴寄酒看了一眼四周的人,一言不发径直推开了门。

随后,门关上了。

“这是夜行衣,可以掩盖身形。对了,我们家姑娘只需要降魔杵,我想表小姐应该有挺多法宝的。”荷亭将带出来的东西拿出来。

边楚看向夜行衣,黑色的衣袍,但是衣袍晃动之际像是有微光。

荷亭道:“那就祝你万事顺利。”

边楚爽快道:“好啊。”

等到了晚上,边楚却收拾好,直接出了城,他和曹湛溪无仇无怨,没办法动手。只能先哄着祁家送走裴寄酒,再自已跑掉。

就算他欠祁家一个人情。

不过大概这个人情欠得会有点艰难。

边楚不过刚出城门,就看到荷亭飘然而至,一身黄衣,手提白色灯笼,裙摆被风吹动。

边楚感受了一下背着的剑,还在,还好。

荷亭道:“我家姑娘倒是猜得不错。”

边楚便问道:“你们祁家为何不自已动手?”

荷亭道:“这自然是有我们的理由。”

边楚道:“因为祁家家训,永远不能对家族门人

荷亭道:“如果道友拿到降魔杵,祁家许诺道友一枚丹药,可以助道友成功飞升。”

边楚拔出了剑。

落霞剑仍旧轻,但是边楚身形如风,剑锋带着寒风,轻而快。

荷亭悚然一惊,边楚的剑已经到了眼前,就连脸颊都感受到了刺痛,但很快剑远了,边楚侧身而行,声音远远传来,“转告你们姑娘,你们祁家帮我送走小师妹,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边楚动用九歌步法,很快就腾空而起,身形飘逸,远远离去。

出了四方城,边楚立刻就意识到有人跟了上来,那气息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势,边楚感觉身体好像变得沉重了下来。

尤其是到太白湖那里,湖面水汽蒸腾,雾气翻滚,遮天蔽日一般。

听到耳畔忽然袭来一阵寒风,边楚抽出剑来,奋力一砍,定睛往去,砍掉的是一张符纸。

如细雪一般。

符纸化在空中。

边楚的脸色变了,这是严百药的符纸。

边楚转身,严百药缀在不远处。

严百药温声道:“好久不见。”

边楚并不想和严百药好久不见,最好永不相见。

边楚未开口,只听严百药说道:“这把剑,的确是好剑。”

严百药释放出来的威势绝不是个炼气期的修真者能够拥有的。

边楚清楚认识到元婴期的修士威势是何等强大。

严百药果然是小说的男主角,不过是谁也无所谓。

杀人所以会被杀。

小沙弥青阳曾经这样说过。

边楚没有作声,只是全身防备。

但是下一秒,严百药动了,边楚也举起剑,剑光照射出边楚的身影,边楚看着自已的剑,挡住了第一波攻击,但只是一招,就看到水汽震荡,湖水乱溅,犹如潮涌。

边楚第一次感受到修为等级之间的天堑之别,和金丹修者他尚有余力一战,但是和元婴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边楚的五脏六腑均被严百药的灵力震碎,边楚吐出几口带着血沫的唾液出来,但是严百药的下一个攻击就在下一秒,边楚又被严百药

这一下连皮肉都刮下去。

边楚却在此刻感受到自已的心火,他的心火愤怒地在燃烧,然后严百药下一个攻击又来了,边楚忍住剧痛,直接放出了寒山真火,那火从严百药灵力做成的鞭了顶端开始燃烧,然后火势开始往上。

严百药只能弃了鞭了。

边楚手拿着落霞剑,寒山真火仍旧在心头燃烧。

但是严百药却在瞬息之间走到了边楚的面前,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边楚还未挥动剑,剑却被严百药举重若轻似地捏住。

“你这把剑真的是一把好剑。”严百药说道。

边楚心中却生出一股不祥地预感,边楚仰起头,就看到严百药捏住他的剑,然后轻轻一折,“啪”的一下,剑断了。

边楚喷出一口心头血。

他用这把剑用得说久不算久,但是却是他在这个世界最熟悉的物件,这把剑多多少少与他有了感情。边楚看着落霞剑的断口。

严百药退后几步,说道:“报侮辱陈观之仇。”

边楚抓着断剑往前刺,严百药眼中带笑,“你倒是顽强。”

落霞剑已断,边楚如失去双臂,手持断剑,不过全靠心头一口气在撑。严百药不过轻轻一挥,边楚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垂直掉在了地上。

断剑落在一旁。

严百药走上前去,捡起了那把断剑,手心立刻有灼烧之感,手掌立刻变成焦黑色,但是仍旧握着这把剑。

严百药冷哼一声,“的确是把好剑。”

话音刚落,严百药准确地将剑扎进了边楚的心脏处,然后一脚将边楚踢进了太白湖。

血从边楚身体里漫出,立刻染红了湖水。

边楚隔着水望着天空,天空被湖水隔着一层,看起来有点沉甸甸的,湖水原来这么冷。边楚的身体缓慢地落下去。

严百药冷眼看着,说道:“再报杀死陈观之仇。”

片刻之后,太白湖恢复了平静。

迷糊间,边楚好像看到了二师姐,不是作为二师姐的自已,而是真正的二师姐。

妖怪,灰色的皮毛,很小,是兔了,二师姐是兔了,眼睛是红色的,喜欢吃草,得了一点机缘,能够修成人身。

边楚只觉得意识变得沉重起来,但仍旧睁

只有冰冷又潮湿的湖水。

他不是很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想要回去,但是又不想就这样死掉,死在这条湖水中,连尸骨都不会留下来。

边楚咳嗽了一下,带着血沫,湖水呛住了口鼻。

就算没有剑,也有活下去。

那个狗日的严百药,他迟早也要把他踢进太白湖中去。

讲了个脏词,边楚忍不住笑起来,虽然很狼狈,但是心里轻松了一点,虽然仍旧又痛又冷,但还是觉得很好笑。

等他有了一点力气,他就可以游上去了。

边楚闭上了眼睛,身体依旧往下沉着。

但是意识模糊之际,看到了一张明亮的脸,那个人拉住自已,径直往上游。

从黑暗游到了亮光处。

最新小说: 斗罗之雷震锤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