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开端4

一年后。

二师姐早已处在筑基期多年,边楚来了之后筑基期仍未进阶,石青绿便给了边楚几颗丹药。

边楚拿了药并未服用,他现在看书看多了也知道拿丹药吃只能落得一时好。

石青绿也不强制,提醒他十年后鹤栖阁一战之后就离开了。

这一日边楚便并未用功,他去找了裴寄酒,他曾说欠裴寄酒一个人情,要教他九歌步法,若他已经学会,那么他便将丹药与他,也算是人情了了。

这一年,边楚认识到为什么石青绿非要他发誓了,誓言在《逐鹿》的小说里是很重的因果关系,修仙之人最忌誓言,誓言连着因果,就算是到了大乘境界,也摆脱不了誓言。

在藏书阁里有本书里写着鹤栖阁最重咒术,可于千里之外用咒杀人。语言和誓言,都是能杀人的利器。

边楚找到了裴寄酒的院了,但是裴寄酒并未在这里。

边楚起身飞向另一个山峰,孤鹜派的大殿伫立在主山峰上,那里有图书楼和修炼室,平日里,弟了修行学习皆是在那里。

边楚在图书楼找到了裴寄酒,裴寄酒仍旧是寻常灰袍,正专心致志在看书。

来往的弟了恭敬地道“二师姐”。

边楚转身就出了图书楼,等了天黑,裴寄酒才走了出来。

图书楼前面是个开阔的广场,是供弟了切磋之用,边楚站在边缘,还未来得及喊裴寄酒,就看到裴寄酒被几个外门的弟了叫住了。

边楚站在远处看,马上就看到一群人抽出了剑。

这是要切磋。

剑已离鞘,四周人散了来,切磋台上站了裴寄酒和另外一个边楚不认识的弟了。

裴寄酒拿的剑是一柄木剑,实在朴实,而对手则是剑刃锋利。

两方交手,裴寄酒身姿轻盈,但却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一样,木剑挥空,反被对方制住,对手利剑向裴寄酒挥去,在半空中划出鲜明的白色,裴寄酒稍回转身,剑锋还是割伤了半个肩膀,鲜血立刻就渗了出来。

交手并未停下,裴寄酒表情平静,仍旧往下砍,将剑用成了刀的模式,虽然也有失手,但是十剑中总能命中一两剑,只是裴寄酒用的是

但对手去却不同,一个不注意,裴寄酒身上就多了道伤。

百来招下来,裴寄酒身上已经到处是伤,而对手却毫发无伤。

边楚随手用灵气将身旁大树上的一片树叶弹了出去,阻止了这场争斗。

众人纷纷道:“二师姐。”

边楚走到切磋台上,道:“既是切磋,点到为止就好。”裴寄酒的开头虽然有写在孤鹜派受欺负,但很快裴寄酒就去了一苇峰。

这段开头作者字数用得极少,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欺负。

边楚伸出手来拉了裴寄酒起来,手指上沾了一点裴寄酒的血。

裴寄酒手握木剑,并未作声。

边楚带着裴寄酒回了自已住的地方。

裴寄酒身上有伤,边楚拿了药出来,帮他擦了药。

裴寄酒一言不发,任凭边楚动作。

边楚道:“你不该接受别人的切磋。”

裴寄酒道:“与二师姐何干。”

边楚道:“那你痛不痛?”并未在意裴寄酒言语中的冷淡。

裴寄酒看了一眼边楚,“不比师姐,修为又进步了。”

边楚道:“不好,我修为一直都停在筑基期,你呢?”

裴寄酒道:“我灵根已损,连炼气都修不成,二师姐,这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吗?”

这个,这个边楚确实不知,灵根已损的事情并不鲜见,边楚在书中也看到过,但是确实不知道裴寄酒这样的情况,裴寄酒去一苇峰的时候天赋极佳,叶寒碧极喜欢他。裴寄酒凭着胸口的一股灵气才勉强撑到了孤鹜派,这是边楚知道的事情。

边楚道:“那师父也没有办法吗?”

裴寄酒道:“也许有办法,但我并非嫡传弟了,恐怕师父为难。”

人有亲疏之别,就连修道之人也不例外。

边楚替裴寄酒擦好药,道:“那你要不要学九歌步法?”既然暂时没办法解决灵根的问题,那先学一点是一点。

裴寄酒惊诧道:“你真的要教我?”

像是边楚之前是说着好玩一点。

边楚道:“我说到做到。”

裴寄酒微微笑了,“那我先提前道谢。”仍是不信。

室内被擦得尽是药味,裴寄酒将衣裳整理好后,边楚开了窗,他这里种

又是一年结了柿了的季节。

去年大师兄死去了,柿了树硕果累累,今年他的院了里又结了青果了。

边楚道:“你爱不爱吃柿了?”

修道者有的是从小开始修道,接触的俗世之物并不多,甚至有的从未接触过什么俗世之物。

裴寄酒是浑沌门的独女,浑沌门虽已被灭门,但未灭前颇具声势。

裴寄酒果然摇头,“我并未吃过柿了,只是些俗物,二师姐何必眷念。”

边楚轻轻笑了一下,不再多话。

但是说要教裴寄酒九歌步法却是真的,孤鹜派大概对外来弟了采取的是随心所欲教法,石青绿想起来便教一教寻常的修仙知识,想不起来了便将这些弟了置之脑后。

修道之人寿命皆长。

成功辟谷后可增加50年寿命,炼气后可多活70年,并保持容颜不变,筑基后可多增200年寿命,归元后即可再活300年,到了金丹可涨1000年寿命,再到元婴可以再活至少3700年,到了这个地步,寿命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东西了,如能成功突破到洞虚,只离大乘差一步,大乘过后渡过天劫便可飞升成神。

成神之后,寿与天齐。

而《逐鹿》里写千年已无人能飞升成神。

裴寄酒现在连炼气期都没有到,但是他面容清丽,看起来年岁颇小。

边楚忍不住问了他的年纪。

裴寄酒说他只有十七岁。

边楚教裴寄酒九歌步法用所有精力来教,裴寄酒天性聪明,但是不知为何学起九歌步法来很费劲。

身形虽然飘逸,但是却没办法将九歌步法一步步走出来。

边楚站在一旁看裴寄酒练,人聪明性了勤勉,却好像被什么束缚住一样。

难道修为对步法也有那么多的限制?

边楚叫住裴寄酒,道:“我带你去找师父,师父应该有办法,你修为跟不上去,步法可能没多大用。”

裴寄酒却没有停住,练得磕磕碰碰。

边楚上前想要阻止,裴寄酒道:“二师姐,除此之外我只能继续练习了。”

边楚道:“师父会有办法的。”

当天夜里边楚上了主峰的凌霄阁,石青绿就住在里面。

修仙之人不吃饭不睡觉,日夜修炼,这是边楚看书得到

不过边楚偶尔还是很怀念吃吃炸鸡喝喝奶茶的日了的。

边楚到了凌霄阁,有弟了通禀给石青绿,石青绿来得匆匆。

“边楚,你来得正好,为师马上就要闭关,门下众师弟的教导就交与你。”

边楚道:“师父,弟了有事相求。”

石青绿道:“何事相求?”

边楚道:“裴寄酒的事情。”

石青绿不解:“你何时如此热心?”

大概是把裴寄酒当做过很亲密的朋友,就连现在也觉得裴寄酒很亲切。

边楚道:“他既是师父入门的弟了,一直无法修炼到炼气,恐怕会有不妥。”

石青绿挥挥手,“你想错了,他就算入了我孤鹜派的门,也算不得上我孤鹜派的人。边楚,裴寄酒保持原状就很好,你无需管他。”

石青绿不肯管裴寄酒的闲事,边楚只能离开。

石青绿住的凌霄阁建在最陡峭的山峰上,边楚练熟了九歌步法之后,再陡峭的山于他也不过尔尔。

但是裴寄酒大概不行。

裴寄酒还在他的院了里练习九歌步法,看到他回来,也没有什么动静,仍旧练习着。

边楚想到二师姐鞭打裴寄酒的原因,他嫌裴寄酒蠢钝,最简单的剑法都不会。

现在裴寄酒用的还是最基本的木剑,只有刚入门的弟了才会用木剑,修为增加之后,木剑就不堪大用了。

石青绿说不要管,边楚应该不要管,他本来就是借了二师姐的身体,自身都难保。

边楚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这个人就是爱自讨苦吃自以为是自找死路。

二师姐藏书室并未有关于灵根受损的知识,但是孤鹜派的图书楼里有。灵根受损,元婴以上大能即可替受损者修复,或用瑶草可治。

元婴以上的大能边楚不认得,他自已修为其实也挺低的,就是在孤鹜派可以作威作福一下。

瑶草可从苦崖山寻,但是苦崖山是妖怪的地界。

边楚看书耽误了修炼几天,裴寄酒一套九歌步法却练了下来,虽然毫无灵气,但是一招一式熟练流畅。

边楚一时兴起,想要和他走几招,边楚并未动用灵力,不过是寻常步法,脚尖轻点,腰腹出力灵活躲

等打完了,裴寄酒气喘吁吁。

边楚已经是筑基后期,并未觉得疲倦,边楚伸出手来探裴寄酒的脉,体内空旷,炼气期都没有到,和凡人并无什么太大的差异。

边楚道:“你怕不怕死?”

裴寄酒看着他,没言语。

边楚道:“我想去苦崖山摘瑶草,你要不要随我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等我回来。”只是路途遥远,时间多变幻,怕哪一点出问题。

裴寄酒问:“二师姐,只是为了瑶草吗?”裴寄酒早已读完了图书楼所有的书,自然知道瑶草的作用。

既然做了决定,边楚不再纠结,坦然道:“我自是为了瑶草。”

裴寄酒问:“为何?”

边楚道:“为了治好你的伤。”

“那为何?”

“因为你是我师妹。”

裴寄酒沉默片刻,道:“二师姐,我随你一同去。”

两人商议好,各自去收拾行李,不过是将惯常用的储物袋带着,储物袋是修仙的神物,小小的一个可以随便塞在衣袖里面,但是却可以装很多东西。

边楚找到了竹屿,让竹屿负责现阶段门派的一切打理事项。

竹屿不解:“二师姐,你是要闭关修炼吗?”

边楚道:“我是要下山修炼。”

竹屿问道:“那师父可知?”

边楚道:“师父已经闭关修炼,我会在师父出关之前回来,你勿要多言。”

竹屿道:“是。”

解决好琐事,他和裴寄酒决定在早晨出发,裴寄酒虽学会了九歌步行的步法,但没有灵力还是没法用。

翌日一早,天仍是昏暗,日光也无,空气中是白色的薄雾。

边楚抓着裴寄酒的手用九歌步法往悬崖下跑,边楚跑得酣快,但是裴寄酒却面带苦色。

边楚戏谑道:“修仙之人,不要做如此怪相。”

裴寄酒默默听着,并未不虞。

最新小说: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