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玄幻魔幻 > 四圣诛天传 > 第六十章 破后而立

第六十章 破后而立

四圣大陆玄武境内有一处名叫小渔村的村子。

此地面朝大海,村民们与他们的祖辈一样,皆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今日天空万里无云,艳阳高挂,正是出海捕鱼的好日子。

此时此刻,一名双十年华的少女正在海边清点着今日的收获。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全身上下布满了血污的黑衣男子被浪花冲到了岸边的沙滩上。

只见其一脸苍白,气息仿若悬丝,就如同死人一般。

看样子此男子定是受了很重的伤势。

而此男子正是侥幸从混沌空间脱困的李宇轩。

“爹爹,那边好像有个人?”

少女放下了手中的活儿,指着李宇轩所在的位置,并对船头的老汉惊呼道。

“丫头,我们过去看看。”

老汉见状后,便急忙把渔船拴好,并与少女往李宇轩所的在位置跑了过去。

“爹爹,他好像还没死。”

少女摸了摸李宇轩的鼻子,感觉到了其若有若无的气息。

“嗯,这人应该还有救。”

老汉将李宇轩翻了过来,同样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并感受到了一阵十分微弱的呼吸。

话虽如此,但这呼吸好似风中的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掉。

“丫头,你去把船上的鱼拿上。”

“我先背他回家。”

这老汉一看就是忠厚老实之人。

原因无他,只因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去搜刮李宇轩身上值钱的东西,而是选择救人。

“好的,爹爹。”

少女闻言后,便急忙转身走向了渔船。

老汉将李宇轩背回家之后,便将其平放在了床上,随后伸手去狠掐他的人中,希望能借此让其缓过劲来。

但无奈的是,李宇轩依旧是昏迷不醒。

“爹爹,他怎么样了?”

少女把鱼篓背回了家,并来到了床边。

“他的伤势很重。”

“估计这一时半会无法清醒过来。”

“丫头,你去打点热水,我帮他清洗下伤口。”

说罢,老汉便将李宇轩那件已经破旧不堪的长袍脱下来。

在见到其身躯上的一道道伤口之后,老汉顿时吓了一跳。

尤其是其后背上那五个深可见骨的血洞,更是让人看得心惊胆战。

“爹爹,水来了。”

“我去熬点鱼粥给他喝,”

少女端了盆热水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了。

毕竟在这小渔村之内,大多数村民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的。

“这样也好。”

“你去吧。”

说罢,老汉便开始帮李宇轩清洗伤口。

“这人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估计是遇到强盗劫匪了。”

“哎······”

“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啊。”

半刻钟过后,老汉终于帮李宇轩清洗完了所有的伤口。

只见此时水盆已经变成散发着腥臭的血水。

“丫头,我去山上采点药草回来。”

在吩咐一番之后,老汉便起身离去了。

“知道了爹爹,”

正在熬粥的少女点头回应道。

此时的李宇轩正处于重度昏迷的状态。

其丹田内的金丹表面已经出现了如蜘蛛网般的裂痕,且裂痕正在缓慢的蔓延着。

如若任其蔓延下去,就算他能侥幸活过来。

但从此以后,他也将彻底沦为凡体。

除非有十分逆天的机缘。

否则的话,他此生再无半点修炼的可能。

“我这是在哪里?”

“我这是要死了吗?”

李宇轩感觉自己在做一场很长梦。

他梦见了薛豹,看见了孤儿院的院长,碰见了师尊,还有令他魂牵梦绕的红袖。

都说人将死之前,都会梦到一些生平经历过的事情,以及对他很重要的人。

而李宇轩此时的状态就是这样。

他若是不能得到一些特殊的治疗,或许他将永远不再醒来。

但就在此时,一些褐色的光点逐渐出现在了他的体内。

只见这些光点此时正不断的向金丹上的裂痕涌去,并开始修复已经布满的裂痕的金丹。

在这些褐色光点的修复下,金丹上的裂痕竟然止住了蔓延之势,且正在逐渐消失。

这些褐色的光点,正是出自被李宇轩误食下去的那颗“破”丹药。

此丹名叫破立丹,意为破后而立。

在被修真者服下之后,当时并不能体现出来什么效果。

只有在这修真者在遭受到毁灭性的创伤之后,此丹的效果才能体现出来。

它能修复一切创伤,并且能让其修为更进一步。

此丹是当年玄灵子在一处上古遗迹内偶然获得的。

但他并没选择服用,这才便宜了李宇轩。

若是当时的玄灵子选择自己服下,估计现在又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丫头······”

“你去把隔壁阿牛那里借套衣服。”

“我看这青年的身材与阿牛差不多。”

已经采药归来的老汉正在院里捣碎草药。

“知道了爹爹。”

少女将熬好的鱼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身出了门。

不一会,她便拿着一套衣服回到了家中,

老汉随后拿起衣裤走进了房内,并开始给李宇轩敷上已经捣碎的草药。

在包扎了一番之后,这才帮他穿上了衣裤。

“丫头······”

“你来喂这位小哥吃点鱼粥。”

“我去一趟你阿婶那里。”

“唉,一个无儿无女的寡妇,也怪可怜的。”

老汉从水缸里捉出了两条活蹦乱跳的大鱼。

“知道了。”

少女端起鱼粥,并将其一点一点的喂到李宇轩嘴里。

其实用灌这个字更恰当。

因为他此时依旧处于昏迷状态之中。

十天过后,李宇轩丹田内金丹上的裂痕已经完全被修复了。

但这褐色的光点还在继续源源不断往其丹田内的金丹上涌去。

只见刚才还是淡白色的金丹已经变成了乳白色,而且隐约的在向白金色冲击着,大有一举晋阶到结丹境后期的趋势。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这些褐色光点已经完全被李宇轩吸收掉了。

其丹田内乳白色的金丹已经完全转变成了白金色,其修为竟然一举突破到了结丹境后期巅峰。

这不得不说,有时候祸并不是单行,其中还夹杂着那么一丝福运。

“爹爹,都一个月了。”

“他会醒过来吗?”

少女站在一旁看着老汉为李宇轩换药。

其实少女的担心不无道理。

因为从将李宇轩救起到现在都过去一个月了。

可以说他除了有呼吸以外,再也没有其他活人应有的征兆。

“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你看他的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

“而且他的脉搏也比半月前平稳了许多。”

老汉一边换药,一边解释道。

在换完药之后,这父女二人便来到了小院。

“丫头,我看你与阿牛的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了吧。”

“这阿牛也是个本分的孩子,”

老汉伸手点上了旱烟。

“一切爹爹做主就是。”

“我只是舍不得爹爹。”

眼角已然泛起了泪光的少女点了点头。

“傻丫头,你终究还是要嫁人的。”

“不可能一直与爹爹住在一起。”

老汉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爹爹,其实阿婶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有阿婶来与爹爹作伴,我才能放心的嫁人。”

少女始终放心不下年迈的老汉。

“这个······”

“你不懂。”

老汉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

只是这寡妇门前是非多啊,这一两句话,根本说不清楚。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的李宇轩微微动了动手指。

半刻钟过后,他突然睁开了双眼,并翻身下了床。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生死关头挺过来,且修为居然还一举突破到结丹境后期巅峰。

随后他走出了房门,并沐浴在了久违的阳光之下。

也只有经历过生死危机的人,才能懂得沐浴在这温暖阳光下的感觉。

两个字便能形容这感觉,那便是“真好”!

“爹爹,他醒了。”

少女放下手中的活,转头看向了李宇轩,并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位小哥,你终于醒了。”

“正是太好了。”

老汉放下了手中的旱烟,并向李宇轩露出了忠厚的笑容,

“这段时间打扰了。”

“多谢老爹与姑娘的照顾。”

李宇轩对一抱拳,连鞠三躬,以示谢意。

其实就算没人救他,光靠这破立丹的药效,他也能安然无恙。

但李宇轩的性格就是是属于那种“你给我滴水之恩,我便会涌泉相报”。

“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忠厚的老汉见状后,便急忙走上前扶住了李宇轩。

老汉主要还是担心李宇轩会一不小心会将伤口撕裂。

尤其是其后背上那五个深可见骨的血洞,实在是让人感到惊心动魄了。

“这是应当的。”

“对了,我还不知道恩公的名讳。”

面带微笑的李宇轩开口询问道。

“老汉叫做张厚才。”

“这是小女,叫做张英,小名丫头。”

然而就在李宇轩与张老汉聊着家常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十分紧促的敲门声。

最新小说: 妖女放过我 战虞 都市之影视科技来袭 我突破的太快了 唤神时代 全职猎人是怎么炼成的 我能去到三千年以后 重生成熊:开局签到雷霆咆哮 我在异世摸尸体 君莫悲之天授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