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饿不饿

“你饿不饿?”想明白了这些,孟辞漫不经心地扭过头,问身后的拾翠。

拾翠:“.....”小姐现在是想吃的时候吗?

还未等她回答,孟辞便笑着转过头,看向那大和尚。

“听闻贵寺的斋饭是为京城美食榜上一绝。”

迦南还以为这位女施主要提什么比较难办的条件,结果却是斋饭,这真是,松了一大口气。

招了招身后的小和尚,“净空,带两位女施主去后堂用膳。”

已近午时,厨房应该备下了饭菜,先紧着这位女施主便是。

“那就麻烦了。”拉着一脸懵的拾翠便要去吃饭。

结果还未走两步,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看着眼前本该在地上撒泼打滚老妇人,孟辞眉梢轻挑,“老人家,有事吗?”

态度算不上特别客气,但也挑不出任何错处。

“我,我....”许是看出孟辞并非普通人家的姑娘,老妇人原先对着儿子儿媳还能唾沫横飞,蛮不讲理的嘴巴,顿时就跟咬了黏牙糖一样,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孟辞可没有惯着她的责任,等了片刻,见她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便看了一眼拾翠。

“这位老夫人,我家小姐还有事,您要是没其他话要说的话,能让一让吗?”一只手将孟辞护在身后,拾翠用着最冰冷的声音说着最客气的话。

面无表情的脸上仿佛有阴云笼罩,格外吓人。

孟辞都看到那老妇人瑟缩了下,就跟碰到天敌的蝈蝈,连最本能的聒噪也忘了,向着鹌鹑靠齐。

不得不说,她家小翠子吓起人来真的是非常有一套。

就在老妇人口齿不清,面色焦急又不甘这么闪开时,她的儿子走了过来搀扶她,想要给她挪个地方。

“娘,你拦着人家做什么?”

老妇人满是褶皱的脸上全是不情愿,脚跟钉在地上似的,怎么也不肯挪地。

“你别拉我,娘有手有脚自己会走…”语气有些不耐,老妇人推搡着自个儿子,见孟辞俩人要从旁侧离开,慌了神,着急之下直接便对着她们跪在了地上。

双腿拖拽着挪地过去,哭闹地伸出双手,要抱住孟辞的小腿。

“老夫人自重!”拾翠反应快,挡在了孟辞前面,她的腿被抱住后,正要毫不留情地踹开,被身后的孟辞拉了拉袖子提醒,便忍了下来。

虽说是这老妇人无理取闹,但这一脚要是真的踹下去,那就实在有些说不清了,人都是同情弱者,这一点孟辞极其深知,说不定这老妇人就是故意如此,等着她们‘欺负’她呢。

唉……没想到回到了这个世界,依旧还是会有另类的碰瓷发生在眼前。

“小姐,老身求求你,大师都说了你是福源深厚的人,你帮帮老婆子我吧,把你的福运施舍点给我家这没用的媳妇,说不定,说不定她过些日子就怀上了呢?只要你肯帮老婆子,这媳妇今天就不休了,不休了。”

孟辞:“???”

说话颠三倒四跟磕了药一样有些神志不清不说,什么叫我答应你今天就不休了?跟我有关系吗?我像是同情心泛滥到没地放的圣母吗?莫名其妙。

跟我玩道德绑架是吧?

“先不说福运怎么施舍,就算能够,老夫人,为何你不将你自己的福运给你儿媳呢?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三言两语哭哭闹闹便想让我迫于压力不得不顾及名声帮你,若这世间的人都与你一样,或者有一学一有二学二,那岂不是要乱了套了?”

说着这话,孟辞边往前走,居高临下地瞧着坐在地上的老妇,阴影笼罩而下,她的目光湛湛有光,却是肃然穆静。

“您儿子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多少也应该明白点事理,虽然小女子是可以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对我而言也并非什么大不了实在做不到的事情,可老夫人您这个态度,却实在叫人不喜,没有人会乐意被人用胁迫的方式来帮助人,再者,忍一时你怎么不忍,退一步你怎么不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凭何要求我去做?”

许是老妇人也没想到,眼前这个明艳动人的少女会如此的特立独行,一番话说得她哑口无言,脸又臊又红,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而孟辞既然开了口,那就要有始有终,于是她的目光又落向那老妇人的儿子,上下一番打量后,见对方视线躲闪,眉头狠皱。

“身为读书人,你既要走仕途,胸中当是有鸿鹄之志,可如今,你饱读圣贤书,却连自家的家务事都处理不好,往后若是真的做了官,恐怕也管不好辖下的百姓安宁,既如此,倒不如及早止损。”

“小姐此话何意?”张林看着眼前斥责他,并妄下断语的少女,对方的眼神让他莫名心慌,好像他的仕途真的能够在她的话语间便就此断掉。

衣袖一甩,孟辞也不愿跟他废话,“小女子不才,虽没有什么鸿鹄之志,却也不想看到一个连家务事都断不清的人成为云秦国的官员,此事我会托人告知今年会试的主考官,相信他自有评断。”

话落,停顿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抢在对方要开口的前头,“忘了自报家门,小女子孟辞,乃内阁侍读学士孟顾仁嫡长女,公子若觉得我说的哪里不对,或有错处,尽管辩驳,理所应当。”

内阁侍读学士,那至少也是四品官,还是内阁的大臣,张林脸色一白,脚步踉跄后退,被妻子搀扶住,却是表情塌了天一样的无望悲观。

这下,连那愚钝的老妇人也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了什么蠢事,把儿子给连累了,仕途向来是贫苦人家的子弟唯一能够出人头地的方向,若是断了,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老妇人立马又哭着跪回地上,抓着孟辞的裙摆哭哭啼啼卖可怜地求她。

“小姐,我儿他十年寒窗苦读才考中了秀才,前途无量,你不能……”

“我不能?老夫人,你说的对,我不能决定他的仕途前程,所以我只是把我眼之所见,耳听所闻的事实告诉能够决定的人罢了,还有,十年寒窗苦读,哪个学子没有寒窗苦读?这辛苦是他要走仕途这条路必须经历的,既然选择了,就不要拿它来作为借口。”

最新小说: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