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怎么了呀

于是,孟娇娇听见身后房门哐当关上,大半的光线都被隔绝在外面,屋内只有一盏昏暗的烛灯。

“不是。”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想要挣脱,手腕却被孟辞抓的非常紧,“大姐,我这人睡不惯生床。”

“没事,多滚两下就熟了。”说着,孟辞不容置喙地拔了孟娇娇身上的外裳,将她推入床榻最里面,而她则是睡在外面。

等孟辞睡下的时候,孟娇娇还在抬头看床帘。

怎么就,这样了呢?

这不对啊。

小心地起身,想要下床离开,她可不想跟孟辞一起睡,什么姐妹情,那都是骗人的鬼话罢了。

可要跨过去的时候,原本睡姿好好的孟辞突然动了动,一只脚踢在她的右腿上,左脚还悬空着的孟娇娇顿时就不稳地扑倒。

偏偏就那么个空隙,孟辞又翻了个身,于是孟娇娇悲催地直接从床上翻着跟头摔了下去,还是脸着地的那种。

疼得她龇牙咧嘴,要不是见孟辞还在睡着,她都要以为她是故意的,这样欺负她。

穿上被孟辞扒拉掉的外裳,孟娇娇一瘸一拐地想要出去,却发现房门从外面栓上了。

肯定是那两个该死丫鬟!

想要敲门,但动作还没开始,便琢磨到吵醒孟辞的后果,眉头拧了拧,皱得非常深。

一番深思熟虑过后,孟娇娇还是咬牙忍了,爬回床上继续睡。

只是好不容易睡着,旁边孟辞一巴掌便差点呼死她,孟娇娇气急败坏地把人推醒,孟辞很是愧疚地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憋笑憋的很是难受。

“哎呀,这都是我的错,妹妹疼不疼啊?”伸手戳了戳,孟娇娇“嘶...”的一声,拨弄开她的手。

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你说疼不疼?都这,这样了...”

怼脸给孟辞看。

孟辞满脸严肃保证,“没有下次了,这次我睡外面,你睡里面。”

“我要回去睡!”孟娇娇坚定地含着泪说。

“别呀,妹妹这是不相信姐姐吗?我们的姐妹情就这么脆弱不堪一击吗?”眨巴眨巴眼,看我真诚的目光。

“不....”

“当然不能这么不堪一击了对吧?姐姐明白你的意思,好了睡觉吧,来,盖好被子,小心着凉。”

“我...”

“睡觉不要说话,乖。”

孟娇娇一口闷气被迫咽了回去,只好防范地睡着,只要孟辞一有动静她就心惊胆战地侧头盯着她,就这样一直过了几个时辰后,她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可还没睡多久,腰上便被踹了一脚,还未作出反应,已经被蹬下了床,这次是五体投地的姿势,鼻子都差点摔扁了。

疼得她眼泪鼻血都快出来了。

爬起身想要大骂,人家却睡的跟猪似的,孟娇娇气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她一定是故意的!

装睡,绝对是装睡!

可没有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就算叫醒了,也会被含糊过去。

床是不能睡了,否则她非得被弄残不可。

撑着腰,孟娇娇一步步踉跄地往不远处的桌凳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咬牙切齿。

“行,算你狠孟辞,别让我逮到机会。”今日之辱,往后必定加倍奉还!

翻过身憋笑中的孟辞听到这句话,便知道孟娇娇摔的有多惨。

谁叫她吃饱了撑着要来她的别院闹事,还有那通风报信之人,等明日她定要揪出来杀鸡儆猴!

第二天,孟娇娇出门时,那惨样实在有些逗人笑,搀扶着腰,脸上还东一块西一块肿了,特别是眼睛底下那团青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没睡好,就跟被妖精吸了精气似的。

路过捡枝拾翠俩丫鬟身边时,还黑着脸怒瞪了她们一眼,就差在脸上写着你们给我等着这几个大字了。

“二小姐慢走,二小姐走好,奴婢们还要伺候大小姐洗漱更衣,恕不远送。”非常用力地憋笑,才忍住没给孟娇娇发作的由头和机会。

等人歪歪扭扭地走了之后,最先笑出来的是捡枝,捂着肚子,笑得眼泪花都出来了。

“哈哈哈...二小姐那表情,噗哈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孟辞从内室走了出来,她早就醒了,不过故意装睡,没给孟娇娇抱怨的机会。

含笑出来后,接过拾翠递上来的帕子,孟辞意味深长道:“你们就看着吧,估摸着过不了多久,我就得去祖母那边了。”

“二小姐要去告状?”捡枝笑不出来了,孟辞却笑了。

“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故意折腾她之前就防着她这招呢,我就怕她说不过我,针对你们俩,这样,等会你们一个去万宝斋替我置办点首饰,一个去三思楼买点糕点,要祖母爱吃的,晚点回来,不用那么着急。”

把人支开了,孟娇娇就算要借锁门一事发挥,她也能想法子给她圆润过去,那都不叫事。

换好衣裳之后,孟辞坐在桌前吃着早膳,又突然问了一句,“昨日我偷偷从府里溜出去这件事除了你们俩个,还有谁知道?”

见拾翠跟捡枝都摇了摇头,孟辞放下筷子,“或者可以换个说法,昨日我离开之后,院子里的丫鬟们,有谁表现的与往常不对劲?”

拾翠瞬间明白了孟辞问这话的意思,眉头轻皱,“小姐你是想整顿院子里的眼线?”

不是问孟辞是否有眼线,而是直接用肯定的语气说要怎么办,孟辞赞赏地瞧了拾翠一眼,点了点头。

她知道拾翠不说只是因为怕她不信,初衷是好的,可这几个眼线继续留着,总有些膈应。

“这院子,也是该捣拾捣拾了。”将筷子重新拿起,夹了个青菜包在碟子里,孟辞声线冷了下来。“把映月,翡翠跟彩云叫来。”

这三个人,映月,是二房朱氏的眼线,但平日里并不怎么活跃,也没传递过什么消息,可以忽略不计,而翡翠跟彩云,前者是楚氏安过来的,后者是孟娇娇收买的,着重还是在这两个人身上,特别是彩云。

要起到隔山震虎的效果,那这个丫鬟,便留不得了。

最新小说: 斗罗之雷震锤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