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心有猛虎

任谁听了这话都会以为是刻意的恭维,可就是这样看起来满嘴都是阿谀奉承的拾翠,上一世就是为她挡箭而死。

她只是太过耿直罢了。

“好了,我已经知道你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且愿意去改正了,起来吧,姑娘家的,破相就不好了。”

“至于东院那边,就继续交给你盯着吧。”

“奴婢绝对不会辜负小姐信任!”

“嗯,对了,以后多瞧着点捡枝那丫头,太没心眼了,容易被骗。”

“小姐你也发现了吗?”

孟辞:“......”

如此一耽搁,自然晚了去慈安堂请安的时辰,不过此刻慈安堂内却热闹的很。

往日这个时辰孟老夫人已经开始闭门礼佛了,可今儿个却都跟屁股粘在凳子上似的。

听着她们闲扯,孟老夫人开始回应的有些敷衍了。

那些个心思,孟老夫人通透的很,因为眉眼处的不耐越来越明显。

她向来偏爱她那大孙女,自然见不得她受委屈,特别还是自家院子里的委屈。

视线在各个人脸上绕过一遭,老夫人眼底划过一丝极寒的冷意,虽稍纵即逝,却也有眼尖的瞧见了。

是朱氏,孟辞从军战死二叔的夫人。

其实原本朱氏当年抬进来是给孟辞二叔做妾的,毕竟只是小门户的女儿,只是奈何孟顾德还未来得及娶妻,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

朱氏运气也是极好,当时刚好怀有遗腹子,且生了个男娃。

在云秦国,妾生的庶子不好入仕途,孟老夫人一番考虑,当机立断便给朱氏抬了位份。

朱氏母凭子贵,一跃成为某些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不过朱氏对此却并不在意的样子,往日里也是深居简出,最常做的便是陪老夫人诵经念佛,抄写经书放去寺庙供养。

给家人祈福,同时也会为已逝的夫君每月点上一盏长明灯。

也许正是因为她心性不坏,孟老夫人当年也没有把庆哥儿过继给大房,也就是她爹膝下。

“快到庆哥儿念书的时辰了,儿媳这便带庆哥儿先回去了。”

朱氏心思细腻,又谨小细微,所以发现孟老夫人不悦之后,立马起身带着还趴在老夫人怀里撒娇的儿子离开。

要知道,孟老夫人生起气来可不是一般的嘴毒,她可不想被骂。

“去吧去吧,庆哥儿的功课可耽搁不得。”

难得的一个明白人,孟老夫人自然不会留她,慈祥的脸上,眼底更是流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像是故意要让旁人瞧见,所以不加掩饰。

而朱氏十分聪明,无需多加点拨,便能透过老夫人的眼神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

这满意的后面,显然有几分猜疑和警告的。

看来今日多加逗留的行为还是莽撞了些。

心下一沉,带着儿子回去的路上,朱氏情绪有些沉重。

就像是以为搬走的大石又重新沉甸甸地压回心头,难以言喻的忐忑不安,使她越发懊悔今日这不过脑子的行为。

思绪杂乱,她开始东想西想,集中不了注意力。

孟府不如其他世家,当年老太爷只是一介孤儿,自幼进入兵营,靠着几次深入险境,差点丢了性命的军功,从最底层一点点打拼上来。

因此孟府底蕴是非常浅薄的,还是之后老夫人的低嫁,才抬高了门户。

其实她很佩服老夫人,内阁正三品大臣薛无的嫡出独女,母亲是已故的章阳县主,这样的家世身份,便是做王妃都绰绰有余。

可老夫人当年却偏偏瞧上了还只是个翼卫将军的老太爷。

当时这件事还在京城引起了相当久的一场轰动,几乎所有人都说那位贵门娇女被痴情蒙了眼,以后定是要后悔的。

但老太爷真的做到了没有辜负老夫人,不仅如此,后来功成名就,也只有老夫人一个妻子。

老太爷救驾重伤离世时,强撑着一口气见了老夫人最后一面才肯离去。

薛家嫡长女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娇贵人儿,而孟复心有猛虎,却甘愿轻嗅蔷薇,自然更不舍得让她输。

说实话,朱氏很羡慕老夫人,羡慕她能得到这样一份从一而终的爱。

只是因为这样的从一而终,孟家的子嗣非常稀少。

而长子孟顾仁遗传到老太爷,也是个痴情种,夫人死后,便一直再未续弦,老夫人劝了两次竟然放任自流了。

不过这对她而言也算是好事,孟府家谱到这一代也就只有两个男丁,其中一个还是她的庆哥儿。

只是让朱氏苦恼的是,孟老夫人跟别的老夫人非常不一样。

不但不因此更加疼爱仅有的俩个孙子,反而有些偏心大老爷膝下的辞姐儿,甚至还出言说,若是以后庆哥儿也想从军,她也不会阻拦。

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琢磨不透她心底那些想法。

如今庆哥儿一天天长大,过了冬就该有六岁了,作为母亲,她不得不为自己这唯一的儿子将来早做打算。

从军是她是绝对不允的,那便要走仕途。

可考取功名要比从军难多了,官场上那些明推暗就更是复杂,想要往上爬,就得有足够的‘资本’。

今日来慈安堂,她便是想通过这次事件瞧瞧老夫人对府中一应人等最真实的态度。

得给儿子找个稳重的靠山了。

从刚才形势来看,老夫人最宠的果然还是辞姐儿。

虽然辞姐儿只是女子,可她上头有长兄跟老夫人宠着护着,如今孟府中她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是最高的。

只是过不了多久,辞姐儿就要嫁入温侯府了,这也是要慎重考虑的一个问题。

再者辞姐儿向来都是事不关己便从不搭理的性子,若要让她帮庆哥儿谋利,恐怕难如登天。

“二夫人,是大小姐。”

晃神间,身后的丫鬟压低嗓音提醒了她注意前面。

许是刚还在心里算计策划,此刻见到本人,朱氏心中难免有些心虚,但她很快便将那点异样掩饰掉。

冲着不远处走过来的少女点头温婉轻笑。

“辞姐儿这是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吗?”

这话刚说出来朱氏便觉得不妥了,她们所在的这条路只通往慈安堂,她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最新小说: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甜妻难寻,皇叔请滚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 种田:别闹,我只想安静养家! 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斗罗之雷震锤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霍格沃茨之有情有义斯莱特林 她在修仙界玩游戏 我收的徒弟都成了大佬